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機關黨建>>重要講話
習近平關於《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則》和《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的說明
2016年11月03日18:31  來源:新華社

四、需要重點說明的兩個問題

第一,關於新准則稿和1980年准則的關系。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我們黨總結黨內政治生活正反兩方面經驗特別是“文化大革命”的慘痛教訓,於1980年制定了《關於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則》。這個准則,在“文化大革命”結束后的那個特殊時期,對實現政治上、思想上、組織上、作風上的撥亂反正和全黨工作中心的轉移,促進黨內的團結統一、保証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順利進行,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1980年准則,既對當時黨內存在的突出矛盾和問題提出了解決的辦法,又對黨在長期實踐中取得的寶貴經驗進行了歸納,是對馬克思主義建黨理論的豐富發展,具有開創性意義,其主要原則和規定今天依然適用。比如,關於黨內政治生活的目標和基本准則,關於堅持黨的政治路線和思想路線,關於堅持集體領導、反對個人專斷,關於維護黨的集中統一、嚴格遵守黨的紀律,關於堅持黨性,關於要講真話、言行一致,關於發揚黨內民主、正確對待不同意見,關於保障黨員權利不受侵犯,關於接受黨和群眾的監督、不准搞特權,等等。這些都要繼續堅持。

為什麼還要制定一個新准則呢?黨中央的考慮是,1980年准則雖然至今仍然具有重要指導意義,但由於這個准則針對的是當時的歷史條件和主要矛盾,現在黨內出現的一些突出矛盾和問題當時尚未遇到,而當時比較突出的一些矛盾和問題現在已經不突出了。黨的十八大和修訂通過的黨章以及黨的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全會對新形勢下嚴肅黨內政治生活有關問題作出了明確規定,但比較原則,需要具體化。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近年來制定的一系列黨內法規和規范性文件,不少涉及規范黨內政治生活問題,但比較分散,需要系統化。

“法與時轉則治,治與世宜則有功。”新形勢下加強和規范黨內政治生活,既要堅持過去行之有效的制度和規定,也要結合新的時代特點與時俱進,拿出新的辦法和規定。我們制定和頒布新准則,不是要替代1980年准則,而是要在堅持其主要原則和規定的基礎上,針對新情況新問題作出新規定。本著這一精神,在文件稿起草過程中,我們重申了1980年准則的主要原則和規定。新老准則相互聯系、一脈相承,都是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黨內政治生活必須遵循的。

第二,關於以高級干部為重點。加強和規范黨內政治生活、加強黨內監督,是對全黨提出的要求,也是全黨的共同任務。同時,准則稿、條例稿都強調以高級干部為重點,主要考慮是加強黨的建設必須抓好領導干部特別是高級干部,而抓好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組成人員是關鍵。把這部分人抓好了,能夠在全黨作出表率,很多事情就好辦了。因此,加強和規范黨內政治生活、加強黨內監督,必須首先從這部分人抓起。

基於這樣的考慮,我們在起草兩個文件稿過程中,著重把高級干部突出出來。比如,准則稿第一部分就強調,新形勢下加強和規范黨內政治生活,重點是各級領導機關和領導干部,關鍵是高級干部特別是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的組成人員,高級干部特別是中央領導層組成人員必須以身作則,模范遵守黨章黨規,嚴守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堅持不忘初心、繼續前進,堅持率先垂范、以上率下,為全黨全社會作出示范。准則稿中需要對高級干部提出要求的也都作了強調。准則稿結尾時進一步強調,加強和規范黨內政治生活,要從中央委員會、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做起。高級干部要清醒認識自己崗位對黨和國家的特殊重要性,職位越高越要自覺按照黨提出的標准嚴格要求自己,越要做到黨性堅強、黨紀嚴明,做到對黨始終忠誠、永不叛黨。

條例稿也對中央層面提出了專門要求。比如,專門就黨的中央組織的監督單設一章,強調中央委員會成員必須嚴格遵守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發現其他成員有違反黨章、破壞黨的紀律、危害黨的團結統一的行為應當堅決抵制,並及時向黨中央報告﹔中央政治局每年召開民主生活會,進行對照檢查和黨性分析,研究加強自身建設措施﹔中央政治局委員應當嚴格執行中央八項規定,自覺參加雙重組織生活會,如實向黨中央報告個人重要事項,帶頭樹立良好家風,加強對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的教育和約束﹔對中央政治局委員的意見,署真實姓名以書面形式或者其他形式向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或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常務委員會反映,等等。

准則稿最后提出要制定高級干部貫徹落實本准則的實施意見,指導和督促高級干部在遵守和執行黨內政治生活准則上作全黨表率。這項工作正在進行。

在征求意見過程中,一些地方和單位建議,把准則稿搞成條例那樣的體例。我們考慮,准則在黨內法規體系中位階比較高,僅次於黨章。這次制定的准則,是一個思想性、政治性、綜合性很強的文件,要總結我們黨長期以來在開展黨內政治生活方面形成的寶貴經驗和基本規范,闡明黨關於開展嚴肅認真的黨內政治生活的原則和立場,有很多問題需要講講道理。做到這些,用條例那樣的體例是難以容納的。至於涉及的一些具體規定,有些黨內有關法規已經明確了,有些要進一步在今后其他有關法規的制訂中貫徹落實。現在的准則稿同1980年准則風格是一致的。

(新華社北京11月2日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