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海外侨讯
线下转线上 停课不停学
海外华文教育“云端开花”
本报记者 严 瑜
2020年05月10日10:0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图为意大利中意学校学生在家上网课。

图为意大利中意学校学生在家上网课。

图为澳大利亚华夏文化学校学生在中华文化“云课堂”上跟着老师学手势舞。

图为西班牙博思语言学校学生在网络平台上课。

图为泰国合艾国光中学孔子课堂“一带一路”商务汉语班的线上课堂。
  (照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日渐长,绿渐浓,正是读书天。听,“云端”传来一阵朗朗读书声!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海外众多华文学校并未停下教授中文、播撒中华文化种苗的脚步。伴随各国华校陆续开始网课,海外华裔青少年又能“回归”课堂,学写方块字,学说中国话。

中国各级涉侨部门、文化机构也来助力。他们倾情打造网上“寻根”夏令营、中华文化“云课堂”等多种形式的线上文化活动,让海外华裔青少年不用走出家门,就能“云”游中国,领略中华文化的独特魅力。

线下转线上,玩转“云课堂”。近日,本报记者采访了意大利、澳大利亚、西班牙、泰国等国4所华文学校的负责人,且随他们去看看海外华文教育如何内外联动,在线“开花”,不负韶华。

意大利中意学校 

“让孩子充分享受优质教学资源”

“我们正发愁线上课程缺乏中华文化的内容,就来了‘及时雨’!”意大利中意学校校长傅文武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这所已在意大利那不勒斯开办20年的华文学校立即改变教学思路,开启“云课堂”,保证停课不停学。

“之前,我们一直参加中国华文教育基金会的实景课堂,对在线授课并不陌生,但是如何在语言教学之外给孩子们更多中华文化的熏陶,我们缺乏相关的教学资源。”傅文武没想到,问题很快迎刃而解。

4月中旬,为了帮助海外华裔青少年在疫情期间继续学习中文、了解中国国情和中华文化,并获取抗疫知识,中国侨联推出“亲情中华·为你讲故事”网上夏令营活动,与各级侨联联动,精选一批有关成语寓言、名著名人、人文地理、防疫知识等适合海外华裔青少年的内容,编成故事,制作视频或动画,定期推送给众多海外华校。

拔苗助长是什么意思?沙僧的流沙河在哪?愚公移了哪座山?一段段惟妙惟肖的小故事娓娓道来,让海外华裔孩子坐在家中,也能“看”到中国的广袤国土、深厚底蕴。

“每次收到国内发来的视频链接,我们都会第一时间分享到各个班级的微信群中,这成为孩子们课后一个很好的视听读物。孩子们一边听一边跟着学,不仅提高了他们的中文表达能力,也让他们对中国产生更加浓厚的兴趣。”傅文武说。

不只是孩子们爱听,许多华文老师也受此感染,有了讲故事的“冲动”。“前两天,我们学校的一位徐老师就在线录制了一段小故事,讲述植树节的来历,通过侨联平台分享给更多国家的华裔青少年。”傅文武说。接下来,学校还将鼓励孩子们一起参与讲故事,录制小视频,用这种生动的形式与中国小朋友和其他国家的华裔青少年有更多互动。

“虽然网络课堂不能完全替代线下授课,但是通过互联网,我们有了很多渠道可以将中文教育、中华文化传播开展得更加有声有色。国内各级侨联组织、各类文化机构更是为我们的‘云课堂’提供很多帮助。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合理安排,让孩子能够充分享受这些来自国内的优质教学资源。”傅文武充满信心地说:“虽然难挡疫情影响,但是我们仍要全力以赴,让海外华文教育不负韶华,继续前行。”

澳大利亚华夏文化学校 

“孩子学习中华文化的兴致高了”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在澳大利亚悉尼的家中,8岁华裔女孩曲璟媛一边跟着妈妈吟诵王安石的著名诗篇《元日》,一边用双手比划着饮酒、贴桃符等诗中描绘的活动,稚嫩的小脸上笑意吟吟。

“这是孩子在江苏老师的网课上学会的。老师讲述了王安石的故事,并教孩子用手势舞来更好地记住《元日》,理解诗词的内涵。孩子特别喜欢手势舞,觉得很好看,也很有意思。”曲璟媛妈妈说,边做手势舞边吟诵古诗给孩子的“宅”家时光增添了许多新乐趣。

最近,江苏省委统战部面向澳大利亚、西班牙等10多个国家的30多所华文学校开通了中华文化“云课堂”,通过教授武术、剪纸、古诗鉴赏、书法等课程,满足海外华裔青少年了解和学习中华文化的需求。曲璟媛就读的澳大利亚华夏文化学校就是参与这一活动的海外华校之一。

“在此之前,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我们学校开设了自己的网课,偏重中文的语言教学。中华文化‘云课堂’是一种很好的补充,让孩子们在学习中文之余有更多途径接触丰富的中华传统文化。”谈及中华文化“云课堂”的课程内容,华夏文化学校校长张晋赞不绝口:“‘云课堂’刚开,我们学校就有150多名学生报了名!”

除了边“舞”边念的古诗朗诵之外,最受孩子们喜爱的就数武术课了。分别在念小学五年级和三年级的王瑞溪、王雯婷这对小姐妹,在澳大利亚出生长大,平时接触中华传统文化的机会不多。听说这次有中国老师在线传授“功夫”,姐妹俩兴奋极了,早早便让妈妈在家里铺好席子用于“练武”。

“虽然姐妹俩最初听不太懂中文讲解,但是老师开始示范动作之后,她们很快就被各种姿势、步法所吸引,一板一眼地学得特别认真。课后,她们还每天缠着妈妈要看视频回放。”张晋说,海外华裔青少年大多活泼爱动,中国老师结合他们的特点,用手势舞、武术等形式传授中华文化,正合孩子们的“口味”,也让中华文化能够更好地被他们所接受与喜爱。

“这段时间,许多孩子不能出门,便都在自家院子里练新学的朗诵和武术,兴致可高了!”张晋笑说,孩子们都盼着这样接地气的文化“云课堂”可以越来越多。

西班牙博思语言学校 

“第二期‘云课堂’,我们还来!”

在西班牙东南部城市埃尔切市,作为当地一所小有名气的华文学校,博思语言学校的“云课堂”已经开课1个多月。为了让学生们在“云端”也能学有所得,校长潘丽丽和老师们开工更早。

“2月中旬,看到新冠肺炎疫情日趋严重,我们老师就开始着手制定网课教案。”潘丽丽是这所华校的创办者,在海外从事华文教育已有10个年头,深知语言教学是一个持续性的过程。“要让孩子保持一定的中文水平以及学习热情,就不能让课断了。因此,线下课堂暂停后,我们很快便在已有的信息化教学技术基础上,准备线上课程。”

高年级学生围绕当地华侨华人抗疫主题撰写小作文,低年级学生学习卫生健康、环境保护有关的小知识,老师们在常规的中文教学之外,还结合当下全球抗疫的背景补充新的教学内容,让学生们能够学有所思。

用心不止于此。“疫情之后,西班牙当地学校也陆续开设网课。为了不让学生们的上课时间冲突,我们对埃尔切市所在阿利坎特地区各个公立、私立以及半公半私学校的网课时间逐一做了摸底调查,最终将我们的网课时间定为每天下午4时50分到8时这一时间段,从而错开学生们下午在当地学校学习的时间。”潘丽丽说,她还鼓励学生参与江苏省委统战部面向海外华校开通的中华文化“云课堂”,并就课程提出建议,让海外华裔青少年拥有更加多样的文化课堂。

每当看到学生与家长对中文课堂的渴望,潘丽丽和同事们都觉得付出是值得的。“目前‘云课堂’已有100多名学生。一些住在附近其他城市甚至其他国家的家长也找到我,希望能让孩子参与我们的课堂。之前,这些孩子或是因为住的离学校较远,或是跟着父母搬去别的地方,无法参加线下课程。现在,有了‘云课堂’,他们特别高兴,希望今后也能保持这种线上授课模式,让他们的中文课不间断。”潘丽丽说。

潘丽丽还发现,课后,不少学生还在微信群、钉钉群上自发形成了一个个“在线学习小组”,相互督促、提醒上课时间。“虽然大家各自‘宅’家,见不了面,但是学习交流的氛围却比之前浓了不少。”这让潘丽丽把“云课堂”办好的动力更足了。“我们的第一期课程快要结束了,5月份就要开始第二期‘云课堂’。参加第一期的学生们都说:‘第二期,我们还要来!’”

泰国合艾国光中学 

“老师,每周能再加一节课吗?”

经过近半个月的准备,泰国合艾国光中学孔子课堂与合艾华助中心合办的“一带一路”商务汉语班终于复课了。每周一至周五晚上7时到9时,两个班的38名学生都会准时守候在“云端”,等待屏幕那头的老师带他们走进广博的中文世界。

与国光中学孔子课堂开设的其他“云课堂”不同,这两个班的学生都是三四十岁甚至四五十岁的成人,多为从事中泰经贸活动的泰国华侨华人。

“一些年长的学生不太擅长使用网络和电子产品,因此从3月底决定在线复课之后,我们花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挨个与38名学生联系,教他们怎么登录‘云课堂’。”让国光中学孔子课堂中方主任蒋艾纯惊讶的是,虽然过程有些繁琐,但是学生们的积极性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听说“云课堂”要开了,所有人都特别期待。

“其实,商务汉语班线上复课的想法正是由班上几个学生先提出来的。”蒋艾纯回忆,2月,受疫情影响,商务汉语班不得不与其他课堂一样暂时停课。3月,考虑到一些学生赴华留学的需要,孔子课堂陆续开设了面向初高中生的中文“云课堂”。没多久,商务汉语班的几名学生联系蒋艾纯,希望也能有属于他们的“云课堂”。“这些学生都说,非常想念老师和同学,也担心耽误两个多月,之前学的中文容易忘记。”学生们的学习热情深深感动了蒋艾纯。

每周两次的“中文之夜”又回归了!学说中文词汇,了解中国文化,课程的精彩程度并未因为线下转线上而减弱。相反,孔子课堂任课老师刘继龙不仅经常在课上“因材施教”,针对学生们各自的经商领域教授相应的中文词汇,还借助中国国内丰富的线上资源,拉近学生们与中国的距离。

“4月5日、6日,故宫博物院举办了3场网上直播。我们组织学生一起在线观看。‘云’游故宫之后,一些去过中国的学生专门找出他们十多年前在故宫拍的照片,分享在班级群里,没去过的学生更是对故宫、对中国充满向往。”刘继龙说。

更让刘继龙惊喜的是,相比以往忙于工作,如今“宅”家期间,学生们对“云课堂”的需求更为迫切。最近,许多学生纷纷向他提议:“老师,每周能再加一节课吗?”

(责编:闫枫、徐玉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