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侨刊乡讯>>《海内与海外》
吴欢:道不尽的家族故事
2019年06月27日17:03  

吴氏家族是常州望族之一。近年来,通过吴氏家族后人、著名书画家、作家吴欢的热心宣传,这个家族正被越来越多的海内外人士所了解和仰慕。

奇妙的是,美国人高居翰对明代园林画《止园图册》长达几十年的追寻,又意外为这个世家大族的故事添上了美妙的一章。

世代书香 文脉流长

世代书香的常州吴家,明清以来出过不少进士、举人、太学生。其中,探花吴宗达官至大学士,万历名臣吴中行执掌翰林院。到近现代,吴氏家族又对中国革命历史和文化艺术进程作出了重要贡献。

作为后人,吴欢对家族历史从来都兴趣浓厚,也颇沉得下心研究:“我的高祖父吴殿英当年协助洋务派代表人物之一张之洞组建湖北新军,主管军队教育,正是这支湖北新军,后来打响了辛亥革命武昌首义第一枪。祖父吴瀛是中国文博事业的开拓者,参与了辛亥革命文化产物——故宫博物院的创建。”

10多年前,甚至更早一些时候,吴欢就怀着崇仰先哲、恢复历史本真的激情,追查大量史料,挖掘出赵凤昌、庄蕴宽、吴殿英等常州英杰在近现代历史上,尤其是清朝到民国的朝代更替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为辛亥革命的研究辟出一个新的视角。

到吴欢父母这一辈,世家望族的文化基因依然在传承。“爸爸吴祖光被周恩来总理誉为‘神童’,18岁扬名文坛。妈妈新凤霞是‘评剧皇后’,从不认识字到留下400多万字的文学作品,她这一生对文化的追求是我最钦佩的。叔叔吴祖强又是著名作曲家、音乐理论家、音乐教育家。”在吴欢的记忆中,珠联璧合的父母堪称建国初期文化界最受关注的一对伉俪,“家里常常高朋满座,往来的文化名人络绎不绝。”

浸润在这种文化氛围中,吴欢从小的兴趣就是画画写字,“得其所哉,学得也快。家里重文化,母亲一直希望我从事文化方面的工作,所以我爬了一辈子格子,画了一辈子画。”

穿越时空 不期而遇

在吴欢过往的研究中,吴氏家族就是以涉猎极广的面貌呈现的:文博收藏、书画、文学、音乐、戏曲、电影等诸多领域都有建树。但即便如此,当得知吴氏家族始建于400多年前的止园被制作成模型,与圆明园模型一起展示时,他仍是大吃一惊。

2018年5月,参加学术交流活动的宜兴博物馆馆长邢娟,在中国园林博物馆看到了展出中的止园模型,直接促成了吴欢与止园的相遇。

“邢娟研究园林,也研究吴氏家族,宜兴博物馆中就有吴氏家谱复印件,是我曾祖父吴琳所修。她一眼认出我是止园主人吴亮血亲后人,当场打电话给我。”第二天,吴欢就带着常州方面赠送给他的10卷本吴氏家谱,直奔中国园林博物馆。

看着眼前20多平方米大的明代吴亮止园立雕复原模型,听着有关美国学者高居翰与中国学者历时60多年的学术接力故事,吴欢激动的心情难以名状。远在美国的高居翰之女莎拉,得知父亲研究一生的止园竟然找到了后人,也为之狂喜。

2018年9月底,吴欢和两位研究止园的青年学者黄晓、刘珊珊一起,前往美国看望了高夫人与莎拉,感谢他们如此热爱中国,穷尽60多年精力,讲述了一个如此美妙的园林追寻故事,成就了一段中美文化交流的佳话。

“最让我为之肃然的是,在洛杉矶郡立美术馆,他们从库房中取出了12幅《止园图册》真迹给我看,这正是整个止园故事的开端。”吴欢说,近400年前,画家张宏为吴氏家族园林所作的画,身为后人的他居然还能有幸看到,当时真感觉有点晕,“能够和止园一起作为被研究对象,与有荣焉。”

园林故事 中国故事

顺着止园的线索,吴欢了解到更多吴氏家族的园林故事——

吴亮的爷爷吴性有园林;吴亮的父亲吴中行,其兄弟四人也都有园林;吴中行的八个儿子,不仅次子吴亮的止园有名,其四子吴玄的东第园,也出自名家之手,是明代著名造园家计成第一次展示造园才能之作;七子吴襄的园林比止园还要大,只是没有图录传世……

一家三代,修造了十多座在史书留名的林泉,这令第一次了解这段历史的吴欢也忍不住感叹:“吴家在中国园林界真是空前绝后的一个造园世家。”

他们为什么造园?在吴欢看来,那正是文人的理想。

“他不是不入世,是入世,但入世之后还能回家从事教育、做园林,享受天伦之乐,这是他们的选择。”拥有出世之心,懂进退、知行止,也被吴欢认为是这个家族能绵延500年至今的重要因素之一。

“现在除了写字画画这些主业,我很大一部分兴趣就是参与园林事业。”前不久,戈裕良与江南园林论坛在戈裕良的家乡武进举办,吴欢还欣然赴会并题字。

在他看来,中国园林早就以其润物细无声的低调姿态稳稳地站在了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最前沿,讲好中国故事,园林文化是重要载体之一,“而园林文化的重要一支,在常州。”(文 / 周 茜)

来源:《海内与海外》杂志

(责编:皮博、高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