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侨刊乡讯>>《海内与海外》
大年初一“捡小鞭”
2019年05月15日08:40  

小时候过年,快乐的事情多得“压罗”——能穿新衣新鞋了,能吃白面馒头了,能吃粉条肉片了,能吃饺子了……关键是有的饺子里面还包着钱,吃到饺子里面包的钱,来年发大财!然而,过年最激动人心的欢乐是放鞭放炮,不过我家里穷,没有钱买鞭炮,所以我最快乐的事是大年初一捡“小鞭”。

那时过年放花放炮没今天的花样,最高级的是“二踢脚”,什么叫二踢脚呢?那是成年人才敢放的玩艺儿,一支笔那么大的鞭炮,两个指头小心翼翼地捏住上端,然后点燃下端的芯子,原地一声爆响“咚”——从大人手指间飞上天,再在半空“叭”地爆炸!因为是先后响两声,所以叫二踢脚。据说当今火箭上天就是这个原理。当然,我们小孩子只能放小鞭。别看没钱买,到街上捡小鞭更有乐趣。

大年初一早晨,满大街都铺满了一层红红的鞭炮纸屑。我和弟弟走在上面,就像走在红地毯上,脚下“软噗噗”的,感到挺舒服。在这些红纸屑里就隐藏着我们要捡的宝贝,也就是没有爆响的小鞭。也许那阵鞭炮的质量低劣,所以至少有百分之十的小鞭完整无缺地掉到地面上,让我们充满了收获的希望。

除夕晚上我就不敢睡,下半夜只打了个盹儿,就赶紧爬起来,摸着黑走出家门,绝对抢在别家孩子的前面。我悄悄地推开门,却感觉弟弟温热的小肚皮贴到我的脊背上,这家伙时时刻刻警惕万分,就怕我一个人出去“吃独食”。可能大家都很穷,捡小鞭的孩子多,这就形成了竞争。倘若我们在大街上撞见别家的孩子也在捡小鞭时,就有点“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心态。

小孩子眼尖,在朦朦胧胧的晨光中,就能准确地发现完整的小鞭,立即来个饿虎扑食的姿势抓到手里。我家住在城市西部的沙河口区,顺着街巷一路捡着往东走,不知不觉就捡到城市中部的西岗区,抬头一看是福星里。福星里是大连最有中国传统风味的街道,家家户户贴着对联、福字,披红挂彩。如果再有条河,绝对比“清明上河图”好看多了!

然而,我和弟弟却有点恐惧,因为那时交通不发达,心理也不开放。小孩子从沙河口区走到西岗区,就像今天出国一样。我回头望了一眼紧跟在后面的弟弟,他正对我瞪着激动却恐惧的眼神。但就在这时,我们发现地面上有半挂整齐的小鞭,简直就像商店里摆着卖的那样,足足有50足(那时100只小鞭编在一起就是一挂100足,50只是半挂),平展地摆在那里。这是谁家那么有钱,丢到地面上的鞭炮都不当回事儿!说时迟,那时快,我和弟弟同时饿虎扑食,同时抓住小鞭。这完全像今天“动物世界”里演的狮虎们抢食,爹妈不认,兄弟无情。当然,我们毕竟不是动物,最后是“二一添作五”,平半分。

等到人们吃早饭时,我和弟弟的口袋全都鼓鼓地装着捡回来的小鞭。摊在炕上一五一十,十五二十地数,看谁捡得多。因为是捡的,所以小鞭分两种,一种是掉了芯子的光杆,只能当“呲花”玩,将光杆的小鞭中间掰开,点燃暴露出来的黑药,就“哧”地冒出一股火花。有芯子的完整小鞭就压在炕席下面,让热炕烘着保持干燥,反潮的小鞭就放不响了。幸好那时鞭炮质量低劣,要是今天的鞭炮放到烧热的炕上烘,绝对能把屁股炸两半了。

由于是捡的小鞭,就格外珍惜,一直到元宵节还剩不少,甚至到了端午节。掀开炕席一看,还有红红的小鞭整齐地排放在那里。都到夏天了,同学们看我还有小鞭,一个个惊讶地说:你家真有钱!……

听同学们说我家有钱,心里真是乐开了花。因为那时还没到“文革”,所以说谁家富有是件光彩的事。

今天商场里摆放着全是高级鞭炮,真是高级得不能再高级了,都印着“电光、彩弹、钛雷”什么的科技名称,可我没兴趣看一眼。走到大街上,竟然情不自禁地望着地面上的鞭炮纸屑。不知为什么,我至今还觉得那里藏匿着我想捡的宝贝……(文 / 邓 刚 摄影 / 王光军) 

来源:《海内与海外》杂志

(责编:段晨茜、高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