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侨刊乡讯>>《海内与海外》
曾经沧海难为水
——于凤至故居行
2019年05月06日15:16  

天高云淡,秋意浓浓,村外稻垄,房前屋后高梁飘红,满眼黛绿色中已藏不住迎秋的果实。

我应于氏族关东第15代传人,于凤至先生的曾侄孙于至辉先生邀请,参加于凤至故居纪念馆开馆仪式。

于凤至故居纪念馆,位于吉林省公主岭市南崴子乡大泉眼村,西临东辽河右岸、南依长白山余脉。

于凤至故居纪念馆是青砖围墙围起来的大院,面南垂花式院门,面阔一间,彩绘映目。我走进院子,迎门有青砖影壁一座,浮雕刻有大“福”字迎门青砖影壁一座,古朴高雅;院内中轴线对称格局,正房7间,东西厢房各3间;院落东南与西南两角各筑护院炮台一座,东南名靖乾台、西南为抚坤台,房东耳房为敬祖堂,西耳房为礼佛堂,正房青瓦土木结构,古朴高雅,彩绘椽头,屋脊两头上翘,在门窗上带有盘肠子花格图案,镶嵌玻璃,古色古香。正门前有一座高2米的汉白玉于凤至塑像,只见她身着旗袍,凝神远眺。门楣上是“于凤至纪念东馆”横匾。据于至辉介绍,故居始建于 1856 年,占地2600平方米,建筑面积360平方米,是典型的带有满族风格的北方民居院,于凤至出生的摇篮和成长的家园。

东西两个展区图文并茂详实的史料讲述着当年的传奇历史。东展设有于文斗和丰聚长商号简史展。于文斗用过的部分物,中华商帮,有“南岩北斗”说,“南岩”指南有胡雪岩,“北斗”指北有于文斗。于文斗生于清末的1843年,卒于民国时期的1916年,是张作霖的儿女亲家、少帅张学良将军的岳父。展中陈列“先祖蒙恩下关东、挺进重镇郑家屯、大展宏图丰聚长、一片丹心保家乡、传承商号续古今”等史实。于文斗以吉商开拓者的身份,以吉商先驱者的壮举,奠定了吉商在中华商帮的历史地位。后人称于文斗为民族企业家、吉商先驱!因为于文斗先生用自己 的经营业绩、正义的民族精神,曾在一百年前的东北绽放出令人难忘的光彩,一直激励后人奋进前行。

迈过展览馆的门槛,穿越历史的云烟,让我们步入于凤至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在正房陈列“泉眼情缘、张于姻缘、风华岁月、家国情怀、奔波救夫、赴美求医、股市搏杀、毅然离婚、后事留憾”等详实的史料,讲述着当年的传奇历史史实。

于凤至生1898年6月7日,出生于吉林省公主岭市大泉眼村。字翔舟,富商于文斗之女,东北军少帅张学良原配夫人。她天资聪颖,伶俐可人,于凤至 5岁入私塾,9岁随经商的父亲于文斗到郑家屯读书。1913年考入奉天女子师范学校,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于凤至从养育她的沃土山川走出去,足迹印遍及塞北江南。她和少帅张学良将军结缘相伴,饱尝了命运的甘甜与苦涩、坚韧与辛酸,直至孤鸿西渡,落脚于大洋彼岸。她曾看见岁月长河的几许波澜,她曾煎熬过对故国亲人的无尽思念。父亲于文斗,靠经商致富,为避风险,将家眷安置于怀德县大泉眼(今公主岭市南崴子县大泉眼村)

于凤至美丽聪慧,具有良好教养和个人涵养,能识大体,顾大局,一往情深地培植浇灌她的婚姻之树,使张学良不由认可,情为所依。于凤至的生平事迹,富有几分传奇,但却没有悬念。

于凤至1915年和少帅张学良结为伉俪。她具有良好教养和个人涵养,总能识大体,顾大局,对张学良一往情深,孝顺长辈,相夫教子,成为了张学良生活中的贤内助和事业上的忠贞伴侣,一直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她支持张学良易帜,他们住盛京(奉天),居北平(北京),游金陵(南京),度过了多少风华岁月。

1936年底,西安事变和平解决,丈夫张学良被蒋介石扣押软禁,于凤至得讯急给宋子文发电,希望宋予以周旋;自己立即由英国飞抵南京,求见蒋介石,但是遭拒,无奈只好请干娘(宋美龄母亲)出面,并请宋美龄帮助,皆无下文。在陪伴张学良四年辗转流迁幽禁的日子里,于凤至的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终于旧疾加重。

于凤至虽然出生商家,才情与容貌兼具,但是她却从来没有真正的走进张学良的心里。即便这样,于凤至也从不抱怨,以至于后来说张学良与赵四小姐的故事之后,她表现出的也不是女人的嫉妒,而是宽容善良顾全大局,总为他人着想。

她亲自去看望了赵四小姐,甚至帮着他们抚养刚出生的孩子,后来她到美国看病,与张学良长年离别。她爱丈夫张学良,然而越是爱的深,越是看不得他有半点为难,所以最后是她主动退出了这段婚姻,成全了张学良跟赵四小姐的爱情。

也许在世人眼中,陪张学良走过风风雨雨的是赵四小姐,然而却不知道在张学良背后的于凤至对丈夫做出的牺牲。蒋介石长期软禁张学良,挟张学良到台湾后,一直害怕这只“东北虎”,故欲绝张学良旅美和于凤至团聚之念。

国民党元老张群深谙蒋意,遂于1964年以私人身份秘密赴美承办张于离婚事宜。

当她看到张学良写来的一首诗:“卿名凤至不一般,凤至落到凤凰山。深山古刹多梵语,别有天地非人间。”于凤至顿然悟知丈夫处境危险,应该以他着想为重……

于凤至深知张学良信守基督教一夫一妻之教规,深知张学良当年与赵四小姐的一见钟情和张学良欲给赵一荻名分,她大动恻隐之心,忍痛割爱,毅然在张群代交的《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1940年春天,于凤至被确诊得了乳腺癌。对于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人而言,患上乳腺癌就等于被宣判了死刑。于凤至从上海直飞美国纽约,受到美国友人的热情帮助,住进了位于纽约城郊的哈克尼斯教会医院,经著名肿瘤专家比尔手术摘除了左乳,所幸的是她终战胜病魔,身体得以康复。

于凤至开始重新审视和安排自己的生活,自己有太多的事情要做,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挣钱。

她带着一种被逼无奈,也带着一种自信,凭着她在当年东北大学文法科的教育基础,凭着从父亲于文斗那里遗传下来的经商基因,以及当年东北第一夫人的胸怀和胆识,毅然投身股海、走进了华尔街股票交易大厅。她很快在股市里纵横天下,闯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新天地,被尊称“东方股神”。她还利用股市的盈余和稳定可观的收入投资房产,在洛杉矶比佛利山上购置了豪宅,以作张学良养老之地。

“曾经沧海难为水。”于凤至在大洋彼岸足足苦等了50年,曾为夫妻,但死不同穴。他们就像最熟悉的陌生人一样。她一生矜持、善良、大度,却成全了他的风花雪月,成全了他与别人的旷世绝恋。到最后,她成了他爱情的旁观者。而他亏欠她的,大概是再用一辈子也无法偿还清了。于风至等张学良到90多岁,她临死的时候还不忘在自己的墓地旁给他留了个空位置,墓碑上依然刻着“凤至·张”的字样。在她的名字上冠着张学良的姓氏,她到死还是没有放下张学良。虽然生前无法与他厮守终生,未能与张学良重逢,她渴望能够在死后跟他同穴同眠,这是于凤至对于他们这段感情最后的一点希冀。她生前留下遗言:“我与他虽不同生,死后定要同穴。”女儿女婿遵从遗嘱,在她的墓旁又购置了一座坟墓,以待张学良百年之后,到此长眠为伴。

但是,这却是一座永远空置的墓穴。

1990年3月20日午夜12时,在美国洛杉矶市好莱坞山顶上一座雅致的豪宅里,于凤至因突发心脏病离世。她带着爱与执着走完了华丽而艰辛的一生,享年92岁,埋葬于洛杉矶玫瑰墓地。

我从于风至纪念馆出来,驻足回望于凤至故居,不仅唏嘘感叹,绝代风华,偏有坎坷命运;名媛风范,难得冰心痴情,半生泪眼,从岁月深处走来一个真爱无声的悲情女人。这座古朴简明的纪念馆,告慰于凤至:人生往事,并不如烟……(文、图 / 杨春生)

(作者为朝鲜归侨,原吉林省松原市侨联主席)

来源:《海内与海外》杂志

(责编:段晨茜、闫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