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华侨华人研究>>侨史掠影
功不可没的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三】
2016年04月20日15:45  来源:中国侨联

中国远征军突破日军阵地,进攻密支那。

三战三捷出手不凡 烈士英名永垂不朽

抗日志愿队的主要任务之一是收集军事情报。王楚英派遣了侦察组长钱济民与多名队员深入泰国侦察日军动态与实力,不久他们就用信鸽从敌后发回大量情报,为英军与志愿队制定作战计划提供了重要依据。

113日凌晨,第二队队长陈庆生向王楚英报告说:在帕罗士以东丹那沙林河对岸,发现日军出没。王楚英立即命令陈庆生在帕罗士设置埋伏,出其不意地对敌人实行突然袭击,然后迅速向密沙转移,利用那里的复杂地形再次设伏。

拂晓后,日军约一个排渡过丹那沙林河后向帕罗士方向前进,陈庆生放过几个走在前面的搜索兵,待其主力进入伏击圈时,立即命令隐藏在路旁的战士开火,同时引爆埋在地下的集束手榴弹和地雷。日军被炸得晕头转向哇哇乱叫,有些还没反应过来就中弹倒地,另一些未被击中者和轻伤员举枪反击,但在志愿队猛烈火力猝然集中轰击下支持不住,纷纷夺路逃入茫茫林海,丢下了28具尸体和轻机枪两挺、步枪14支、掷弹筒两个。从未上过战场的华侨抗日志愿队首战告捷,在英军之前打响了保卫缅甸战役第一枪,灭了敌人威风,鼓舞了士气,受到英军与缅甸人民的赞扬。

两天以后,陈庆生又指挥所部在密沙伏击日军一个排,打死11人,生俘2人,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6支,创造了3天之内两战两捷的战绩。

不久,王楚英奉命率领志愿队在泰缅边境担负起更为艰巨的战斗任务。

当时,日军在边境聚集重兵准备侵入缅甸,英军统帅韦维尔却认为这个地区冈峦重叠,绵延千里,密林浩瀚,荆棘丛生,既无路径,更没人烟,是无法通过的绝地,因此不主张派英军大部队防守,于是其部下英17师师长史密斯便决定让志愿队替英军打头阵。志愿队出发时他亲自前来送行,热情洋溢地说:战友们,我等着你们再打胜仗的好消息!战士们斗志昂扬,齐声高呼口号:消灭日本鬼子胜利一定是我们的再见吧将军,等着我们的好消息

当天下午,部队赶到了缅甸边境重地高加力。第二天拂晓,王楚英率两个中队由高加力出发向距离日军基地不到100公里的密亚华迪前进。他发现此处地形险要,高山环抱、不见天日的密林之中竟有一块四面边长各约百余米的平坦空地,其南面紧挨着一个大水塘,高山上的溪水雨水汇集到这水塘里,经南面的悬崖向深谷倾泻而下,形成一道落差巨大的瀑布,响声如雷,蔚为壮观。根据敌情分析,这是日军入缅的必由之路,于是王楚英决定安排4个分队在此设伏。

199910月,重庆史迪威将军故居。左为原史迪威的美籍副官杨孟东(原名狄克·杨),中为原史迪威的联络参谋、警卫队长王楚英,右为史迪威的长女南希·史迪威。

一切准备妥当后,前方侦察报告说:距此约10公里处发现日军百余人,正分段挥刀砍伐森林中的藤蔓荆棘,开辟道路向我军埋伏方向前进。下午2点刚过,隐蔽在一棵大榕树上的王楚英和第一队队长柯明华,看见日军十多人手执砍刀,汗流浃背地在东面山坡上奋力开路,慢慢地向前挪动,大约20分钟后全部走进林中空地,随后成散兵队形,在空地四周进行搜索,未发现情况才向主力部队发出讯号。

又过了30多分钟,日军约150余人陆续进入空地。突然出现的一块平坦的空地和阳光,让他们挂满汗水的脸上绽开了笑容。一名军官命令两个班的士兵到空地东、西、北三面担任警戒,其余日军准备休息。王楚英和柯明华看得清楚,立即瞄准了日军几名军官,扣动了手中冲锋枪的扳机,枪枪命中,将日军打倒在地。与此同时,埋伏在周围的轻机枪、冲锋枪、半自动步枪一齐开火,地雷和集束手榴弹也连续引爆。顷刻之间,枪声、地雷爆炸声响彻云霄,震荡山林,日军官兵非死即伤,乱成一团,只有极少数人逃入林中。

这场伏击仅用20分钟便结束战斗,打扫战场后统计,共击毙日军工兵队长星光少佐、藤田大尉、上村中尉以下107人,击伤谷川中尉和吉田少尉以下29人;缴获轻机枪10挺、骑枪75支、手枪5支、军刀140把。这支日军先头部队可以说是全军覆没。

战斗结束后,王楚英立即将胜利的好消息电告英17师师长史密斯,并请求他批准志愿队向象山主峰挺进,迎击日军后续部队。不料英军总司令胡敦担心现时据守高加力的英军1716旅如果固守该地抵抗日军,将会无法撤退甚至被日军歼灭,因此他命令16旅向巴安撤退,并指示志愿队应随16旅后退,不必进入敌后。于是志愿队只好奉命行动,作为后卫,掩护16旅于123日退出高加力去守巴安。

从此英军步步后撤,223日,英17师(包括16旅)在师长史密斯率领下刚刚退到锡当河东岸重镇莫克贝林,日军第3335师团跟踪而至,将其团团围住,并以强力部队猛攻锡当河上的大桥,企图切断英17师最后一条退路。守桥的英军约克郡团在团长比尔指挥下打退了敌军几次进攻,但终因对方火力猛烈,攻势强劲,比尔无法坚守,下令炸毁了大桥,遂使被日军围困在莫克贝林的英17师陷于绝境。

在此紧急关头,志愿队指挥官王楚英与英16旅旅长琼斯准将、装甲营营长派生少校一道冒着危险冲入莫克贝林,与史密斯师长研究出一个方案,由派生和王楚英具体执行。

经过一番准备,他们两人亲自驾驶装甲车在炮火掩护下开足马力带头向日军阵地猛冲过去,58辆装甲车和志愿队官兵紧随其后奋勇进攻,打得日军措手不及,抱头鼠窜,被迫后退五六里,其包围圈打开了一个大缺口,史密斯和琼斯带领部队突围而出,渡河到锡当河西岸,生还者3328人。派生和王楚英稍后也带着装甲车营和志愿队官兵846人弃车泅渡过河,带回了电台和各种武器。

2004年9月27日,王楚英在腾冲国殇墓园为滇西战役盟军将士墓捐碑仪式上致悼词。右为美国老兵詹尼·兰斯工程师(戴眼镜者),左二为美国航空协会主席杰夫·格林教授。

事后英国政府将勋章授予派生和王楚英,表彰他们在莫克贝林战役中的突出功绩,他们的部下也人人受到奖励。一周后,王楚英在腊戍机场见到英军统帅韦维尔,其部属马丁少将向他介绍说:这就是在锡当河勇救英军突出重围的志愿队长。韦维尔紧紧握住王楚英的手说:你们中国人是好样的,我和英军将士衷心感谢你。

311日,中国战区盟军统帅部参谋长史迪威将军奉命到缅甸指挥作战,调王楚英担任联络参谋兼警卫队长,中国远征军的蔡上校接替他领导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两月后,英军与中国军队撤往印度,英国军官温格特接管志愿队,他将柯明华的第一中队派往明京山区,王兴汉的第二中队派往八莫地区,陈庆生的第三中队派往掸邦高原,要求各队在敌后开展游击战。此后,志愿队的官兵们浴血苦战,遭到日军的疯狂围剿,许多战士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柯明华、王兴汉和陈庆生先后光荣牺牲。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王兴汉烈士的忠骸入葬云南腾冲国殇墓园,柯明华、陈庆生两位烈士的忠骸至今没有找到。当年志愿队18岁的指挥官王楚英坚信:缅甸华侨抗日志愿队全体战士为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所做的贡献不可磨灭,烈士们的崇高精神永垂不朽!

(来源:《文史精华》2005年第07期,作者:甘竞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