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华侨华人智库

现阶段乌兹别克斯坦转型的外交政策

时间:2018年05月16日 11:11来源:丝路新观察
乌兹别克斯坦外交政策的积极态势,尤其是在区域方向的发展,已成为学术圈密切关注的主题及专家研究课题。

乌国外交政策转型后,中亚国家将面临怎样的发展前景?中亚其他国家如何评价乌政府的改革政策,对其有何期待?


这些问题及其他议题均在今年5月上旬塔什干举办的《现阶段乌兹别克斯坦转型的外交政策:新方向、新机遇、新挑战》国际圆桌会议框架内进行了讨论。



乌哈两国经济互补发展


塔什干Ma'no倡议研究中心主任巴赫季约尔•埃尔加舍夫在题为《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寻求中亚区域合作新格局》的报告中指出,乌哈两国是中亚两大经济体,两国关系在很大程度决定了该地区的整体状况。


他说:“两国经济不会彼此竞争,反而会在许多行业形成互补。双方在运输领域相互依存:从乌国向北部、东部过境运输需经过哈国;从哈国向南部运输的大部分商品则需从乌国过境。”


他认为,应着重关注发展两国间的贸易关系。“两国合作发展中期最主要的任务是实行双边对外贸易结构多元化。关键点在于完善经贸和投资政策存在的问题,其中包括寻求更深层经济纽带的新形式,特别是为新的、非原料生产创造条件,形成价值链。”



塔什干外交政策三方向


塔什干国立东方学研究所政治学博士、教授纳佐卡特•卡西莫娃的报告主题为《现阶段乌兹别克斯坦外交政策的主要方向》。在对中亚国家外交政策的主要方向进行分析后,卡西莫娃指出,可以将乌国目前的改革进程分为以下三个方向:


第一,经济与安全。使用积极的外交政策作为促进经济效益增长、解决安全问题的工具。


第二,区域。其中包括一贯执行的“中亚—乌兹别克斯坦外交政策的主要方向”原则,通过形成新的政治氛围,寻求用水、边界、扩大交通运输等问题的解决方法;与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进一步发展互利合作;与宏观地区主要经济体开展合作,如中国、美国、韩国、土耳其等欧洲和亚洲国家。


第三,内部。其目的是使外交部及外交使团与有关部门、地方行政机构、组织等形成明确有效的机构间合作体系,进行系统的、有目的性的信息宣传工作,尤其是在海外进行积极报道,促进国家塑造正面形象。



适应政策转变为联盟互动


Berlek-Unity地缘政治研究中心负责人、政治学副博士拉吉克•穆尔扎加列耶夫在《乌兹别克斯坦和俄罗斯—现阶段加强政治和经济互动》的报告中表示,俄乌从内部转向国际的合作进程特点鲜明,不是分阶段进行,而是逐步递进。


早在90年代初期,俄乌两国就通过系列政治、经济手段使双方适应苏联解体后带来的变化。值得一提的是,乌国首任总统卡里莫夫为建立两国关系做出了杰出贡献。随着两国关系不断发展,苏联解体后形成的适应政策逐步转变为联盟互动。两国关系发展势头才刚刚开始显现。


首先,两国在双边形式和国际平台上都有着密切合作,在许多全球和区域问题上(在叙利亚和阿富汗打击恐怖主义等)持相似立场,使双方在国际组织内能够高效、有机协作,例如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进行的合作。此外,随着米尔济约耶夫执政,乌国在独联体框架内合作领域的作用也有所增加。


其次,俄联邦一直是乌国主要经济伙伴国之一,外贸额约占该国外贸总数的20%。过去五年内,俄在乌经济投资额超60亿美元。乌境内有900多家有俄罗斯资本参与的企业。



与欧亚经济联盟的合作对乌有利


白俄罗斯国家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阿列克谢•迪泽尔曼以《现阶段和未来的欧亚一体化项目与乌兹别克斯坦》为题进行了报告。


他表示:“欧亚经济联盟已经证明了它的有效性,其成员国之间的贸易额更是稳定增长。该组织致力于消除现有的贸易障碍和限制。因此,欧亚经济联盟对产生乌国的兴趣的原因不仅是将其作为产品大市场,也是将其视为劳动力自由流通下的劳动力市场。对于乌国发展IT技术的计划,欧亚经济联盟还可以提供数字平台和IT行业的合作开发。”


他还提到了该组织的基础设施优势:“欧亚经济联盟正在制定的统一运输战略可能引起乌国的兴趣,特别是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的运输战略。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计划在该领域制定共同战略,该战略对于维护中国和欧盟的国家利益是非常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