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华侨华人智库

芝加哥的华人

时间:2018年05月15日 10:31来源:美华史记

【导读】

本文是全面考查芝加哥华人的综合历史,记述芝加哥唐人街,从梅氏三兄弟于1870年代抵达风城﹐到当今三足鼎立的多元化美国族裔社会一百多年的历史。本文运用跨国移民理论框架﹐探索芝加哥华人如何在这多文化融汇多族裔混杂的工业大都市﹐在种族歧视的社会大环境下﹐谨慎策略地斡旋于主流社会与边缘社会之间﹐成功地劈出一块族裔飞地,与欣欣向荣的族裔经济。芝加哥的唐人街不仅为源源不断的新移民提供就业与定居的场所﹐更推动美国中部地区族裔经济贸易的发展﹐并促进美国社会的文化多元化与经济全球化的步伐。



一、梅氏三兄抵达“风城”,唐人街突起“都市丛林”

 

早在欧洲殖民者到来之前﹐印第安土著中的麻斯考縢部族与迈阿密部族﹐已狩猎定居位于密奇根湖岸与芝加哥河岸的肥沃淤泥地带。芝加哥河岸遍布野生的蒜头﹐气味浓烈﹐印第安土著称之为“Shikaakwa"﹐来自加拿大的法裔殖民者将此转化为法语"Chicago",“芝加哥”一名由此而来。芝加哥河湖交错的优越地理位置先吸引加拿大的法裔殖民者南下﹐与印第安土著角逐这块土地。美国政府历经十年(1785-1795)战事﹐迫使印第安土著于1795 年 将芝加哥地区出让﹐在此建立军事驻地 Fort Dearborn。

 

芝加哥在1833 年建城时﹐人口仅有350。这些早期市民﹐顽强坚韧﹐在沼泽地带排水筑路。1848年﹐两大工程奠定芝加哥在美国水陆空交通中的枢纽地位。其一为伊利诺至密奇根的运河开凿﹐运河接通五大湖区﹐密西西比河与墨西哥湾。其二为Galena至芝加哥国立铁路的修建﹐该铁路通往伊利诺洲Galena 的铅矿﹐ 成为芝加哥第一条外通铁路。

 

从1870 年到1890 年﹐芝加哥纵向发展﹐仅两载之间﹐摩天大楼林立﹐被誉为世界建筑之都﹐游人慕名而来。 同时﹐芝加哥人口急剧发展﹐一跃成为美国第二大城﹐仅居纽约之后。便利的水陆交通使芝加哥崛起为工业重镇与连接美国东部与西部的贸易中转集散地。果品谷物﹐农牧产品﹐煤铁木材﹐源源涌入。钢铁生产﹐肉类加工﹐批发中转成为芝加哥主要经济支柱。芝加哥的大工业家与批发商不仅控制美中地区﹐更制约全国经济。芝加哥的飞速发展与芝加哥政客商人对该市猛烈的推销游说﹐使纽约报界戏称该市为“风城”﹐别名不径而走。

 

作为世界最大的铁路中心﹐芝加哥的便利水陆交通不仅吸引了大批来自美国南部与东部的劳工﹐也招致了许多欧洲的移民。十九世纪末期﹐超过三分之二的芝加哥居民在国外出生﹐其中多数来自德国与爱尔兰。德裔﹑爱尔兰裔﹑英裔﹐加裔﹐瑞典裔﹐挪威裔﹐苏格兰裔﹐奥地利裔﹐波兰裔﹐意大利裔 与犹太裔市民﹐都在市区中心 一带建立了移民定居点﹐融合杂处。1870 年代中期﹐一小批华人也从旧金山抵达风城﹐在这多族裔的都市丛林中﹐建立唐人街。

 

华人中﹐一个叫梅宗周的台山人﹐引人注目。他方面大耳﹐目光炯炯。意志坚定﹐音如铜钟。看到芝加哥民风淳朴﹐对华人也不予排斥﹐梅宗周很快将他的两兄弟梅宗凯﹐梅宗瑀从家乡台山接来。1878 年﹐梅宗周又致函他在旧金山的乡亲﹐鼓励他们来风城创业定居。进六十华人从旧金山抵达芝加哥。五十载之后﹐梅宗周回忆初抵芝加哥的情景﹐“这里从没有人问我们吃不吃老鼠与蛇。他们似乎相信我们的灵魂也值得拯救。芝加哥人虽然认为我们怪异﹐但却喜欢和我们共处。”至1890年﹐约六百华人居于南克拉克街的唐人街﹐其中有四 十多人为梅宗周的同村本家。数家华人洗衣店﹐餐馆﹐杂货店﹐与同乡会构成早期的唐人街。

 

克拉克街所在的有轨电车行使区 (Loop Area),是芝加哥种族混杂的地区。这里﹐有爱尔兰人经营的酒吧与赌场﹐有意大利人开设的杂货店与饭店﹔这里﹐酒客与赌徒肤色混杂﹐华人上等餐馆琼英楼与选区总部共享一座楼盘… 难怪华人在这里见惯不怪﹐华人已被淹没在这多族裔的“都市丛林”中了﹗

 


二、跨国经商纵横天下,华社求生独立自保

 

芝加哥的华族商业﹐除了与旧金山纽约以及其他华府类似的共性之外﹐更具有其独自的特色。其一﹐反映芝加哥作为商业中转集散地的特点﹐芝加哥华人商业具有零批兼顾的经营特色﹐跨国的族裔网络渗透商业经营的方方面面。第二﹐芝加哥国际都市的氛围﹐陶冶了中餐馆业主的勃勃雄心﹐现代意识﹐与高档品味。他们带领推动了美国中餐馆业中“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高档美食潮流。第三﹐芝加哥的华人洗衣业不仅为成千上万的华人提供了生计﹐更成为著名社会学家萧臣鹏(Paul C.P. Siu音译)作田野调查的沃土良田。第四﹐芝加哥的华商们﹐从梅氏三兄弟﹐到Chin F. Foin﹐汤信﹐在商业理念与商业经营中﹐均保持跨国性﹐ 他们是早期跨国商业的典范。


梅氏三兄弟经营的兴隆记(Hip Lung Yee Kee)﹐便是跨国经营的一个范例。兴隆记位于南克拉克街323号(1912年搬迁永活街2243 号)﹐零售批发南北干货﹐日用杂货﹐唐山绸缎﹐茶叶药材﹐家具古玩﹐是芝加哥早期华社商业与社交活动的中心。梅氏弟兄三人﹐各尽所能﹐分工合作。大哥梅宗周﹐德高望重﹐对外代表梅氏家族斡旋主流社会媒体﹐对内统领唐人街庶众。二哥梅宗凯﹐沉着稳健﹐担任经理﹐执掌店面。由于英文流利﹐梅宗凯常常被移民局官员传唤﹐为申请入境的移民作证。三兄梅宗瑀﹐俊秀精明﹐担任货物采办﹐穿梭往来于芝加哥﹐旧金山﹐香港等口岸。兴隆记的启动资金与人员雇用﹐均依赖跨国族裔网络。35 名股东中﹐9名在店中任职﹐一律为梅氏本家。兴隆记还兼作银行﹐俱乐部﹐与旅馆。梅氏本家与顾客﹐常将积蓄存入店中﹐获取一些利息。周末与年节假日﹐兴隆记是华人消遣娱乐的去处。店铺后边设有排桌﹐烟床﹐供华人打牌赌博﹐吸食鸦片或水烟。兴隆记楼上的房间﹐租赁房客﹐或招待短期游人。

 

梅氏公所拥有最多的会员。自1920年以来﹐芝加哥梅氏便居全美梅氏宗亲总会领导地位﹐ 多次在芝加哥主办三年一次的年会。由梅宗周控制的安良工商会俨然是芝加哥唐人街的“市政府”﹐自治管理华人的内部事务与纠纷。梅宗周与 其长子福兰克先后被称为唐人街的“市长”。福兰克1937年9月17日去世后﹐葬礼声势浩大﹐由警车开路﹐数千人送行﹐被称为芝加哥“最大的葬礼”。



三、台山“寡妇”哭断肠,“光棍社会”苦难熬

 

“当年阿公出远洋﹐家里阿婆哭断肠”是广东台山侨乡流行的歌谣﹐也是广东侨乡侨民与侨眷悲惨家庭生活的真实写照﹕“金山客(美国华侨的俗称)独身飘洋过海﹐留守家中的妻子“金山婆”孤独无望。由于早期美国的排华法令限制返乡探亲的华侨重新入境﹐多数侨民被迫长年独居海外﹐不能与家乡的妻小团聚。有些在美国另娶妻室﹐故而一夫两妻的情况在侨民中并不罕见。同时﹐中国传统的孝道也驱使一些移民家庭﹐为海外飘零的侨民娶妾﹐派往美国。如此﹐妻子能在家乡代替侨民一尽孝道﹐照料父母﹐小妾可以在海外陪伴照顾丈夫。妇女传统的“上敬公婆”﹐“相夫教子”的责任由妻与妾跨国分工完成﹐男性对家庭的“养家糊口”“传宗接代”的传统义务也由此得以实现。在《芝加哥的华人—种族﹐跨国移民﹐与小区》一书中﹐我研究探讨这种婚姻状态﹐并将其定义为“分割式婚姻﹕台山寡妇--美国小妾婚姻模式”。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华侨都有能力或者机会拥有妻妾。绝大多数的华侨是未婚男子或将妻子留在家乡的“单身汉”故而﹐早期美国侨社被称为“光棍社会”。没有正常的夫妻生活﹐这些单身汉在工余与周末只能到妓院与赌场消磨时间﹐加深主流社会对华人已有的歧视与偏见。



四、华社“三足鼎立”,侨团求同存异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来﹐随着华社人口的迅速增长与多元化﹐芝城华埠形成三足鼎立的小区形态﹕建立于1912 年位于永活街舍麦路地区的以华裔为主的南华埠﹐1970 年代兴起于Argyle 街一带的以东南亚华侨为主的北华埠﹐以及自1960 年代以来逐步扩展的位于郊区的中产阶级专业人士聚居的“文化小区”。促进多元化的芝加哥华社的和谐﹐稳定﹐与繁荣﹐成为小区领袖与各类侨团的行动主旨。宗亲会﹐安良工商会﹐中华会馆﹐中美协进会﹐华人咨询服务处﹐华人互助会﹐芝城华商会﹐华埠博物馆基金会﹐华人基督教联合会﹐圣德力华人天主教会﹐以及数十所华文学校等小区团体组织﹐各司其能﹐既分工﹐又合作﹐探寻建立多元多族裔芝加哥的成功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