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侨刊乡讯 > 《海内与海外》

周总理与斯特朗在鹿回头

时间:2018年02月13日 13:31来源:中国侨联

1960年我在在鹿回头临近海边的炮兵连当副排长。二月初的一个星期天,在椰庄负责保卫工作的战友王儒明邀请我在椰庄招待所共进早餐。见到一位白发花苍苍、高鼻梁、蓝眼睛,上身着花色短袖衣,下身穿翠花长裙的老太太,在一位约莫30岁左右戴着近视眼镜、着墨绿色旗袍的女士陪同下,缓缓进入餐厅,然后在我们就餐的左前方餐桌坐下。服务员为她们各送上一杯牛奶、和四个小笼蒸包,她们没有讲话,安静地用餐。餐后,老太太把吃剩的小包子用碗盖着端上留作午餐吃,缓缓地离开餐厅。我们吃完早餐出来,我问王儒明:“这个老太太是谁呀?”答:“她就是美国著名记者、作家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望着我还不解的样子,他又补充一句“就是在毛主席著作中那篇著名文章《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中答美国记者问那位记者呀!”我十分惊喜地说:“呵,她就是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呀!”王接着向我讲述了几天前发生在椰庄招待所,敬爱的周总理与斯特朗交往的一段感人的故事:

      一位外国老太太和她的女翻译,要求入住椰庄招待所,而此时服务台已接到上面指示,周总理出国访问归来,要到这里休息三天。便请示所长怎么办?所长也很为难:总理下榻这里,当然是个重大的接待任务 。眼前这个外国老太太是谁?既不认识,也不了解,还不懂她讲的外国话,便委婉地说:这几天有个重大接待任务,建议她到离这不太远的崖县招待所去住。这个老太太很是不高兴,便拿过服务台的电话打过去,只听她用英语与对方说了些什么,然后把电话交给所长,电话里说:“我是周恩来,这位外国老太太是我的客人。你们不仅要欢迎她住,而且要由她挑选她喜欢的最好的房间住,她愿住多久就住多久,不得有半点怠慢。过两天我来了,还要亲自看望她!”所长冷汗直冒,想可以直接通过内部电话与总理通话的,肯定来头不小,于是一再向斯特朗反复道歉,同时吩咐服务员马上办好入住手续,并亲自和服务员将斯特朗和她翻译的行李送到十分优美安静的一号贵宾楼住下。斯特朗对住处非常满意。

      第二天,周总理和邓颖超就从海口乘车来到鹿回头椰庄招待所,入住后,就吩咐工作人员通知斯特朗,说要来看望她。斯特朗高兴得像个小孩似的连声说:“太好了,太好了!”马上收拾了一下客厅,简单地化好了妆,便和翻译赵凤凤,到门口等候总理夫妇的到来。不一会周总理和邓颖超大姐就来了,斯特朗非常激动,离得好远就喊:“恩来,恩来!”迎上前去分别与总理夫妇握手、拥抱,左手拉着周总理,右手拉着邓颖超来到客厅。他们已经好久没见面,甚至连电话都很少打,但几十年的友谊一直把他们连在一起,从没中断过。周总理的英语既好又地道,他们一直用英语热切地交谈,忆往事、叙现在,谈将来,如同久别的家人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直至工作人员告诉总理该吃晚饭了才道别。总理提议,在这个美好的地方,机会难得,明天我们留个影。斯特朗连声说:“好、好、好!”

      次日,驻守在榆林港的陆军部队派出专职摄影员后成长为著名摄影家的伍振超来到椰庄。考虑到总理的时间非常宝贵,在一号楼的椰树林前,伍振超以最快的速度,选择了最好的位置,做好了摄影前的一切准备工作。不一会,周总理和邓颖超陪斯特朗来了,伍振超以他娴熟精湛的摄影技术,选择了最佳表情,一按快门,圆满成功。次日将照片送到总理和斯特朗手里时,总理边看照片边说:“照得不错嘛!”这张珍贵的照片在全国许多报刊杂志发表,好评如潮,直至今天,依然是怀念周总理、邓大姐,以及他们与斯特朗崇高友谊的象征!

      当天晚上,椰庄招待所为入住的客人安排了一次交际舞会,周总理夫妇和斯特朗应邀参加。当欢快的舞曲响起的时候,好几个女士来邀请总理跳舞,总理婉言拒绝了。在这热烈和欢快的气氛中,总理与斯特朗谈笑风生,非常愉快。一曲之后休息片刻,二曲开始,又有几个女士邀请总理跳舞,又被总理婉拒了。是总理太累要休息,还是总理不会跳不爱跳吗?正当大家大惑不解时,但见总理离开座位,缓缓地走到斯特朗面前,作了一个优雅的邀请手势。斯特朗马上离开座位与总理欢跳起来。他们配合默契,沿着舞池,一圈又一圈跳着,斯特朗的长裙随着舞曲而飘荡,总理的交际舞娴熟而高雅,好多舞者停下舞步观看他们的舞姿,斯特朗异常高兴,一直跳完才尽兴!

      舞会结束,总理和邓大姐起身道别,关切地询问斯特朗还有什么困难和要求,斯特朗说,这几天过得非常愉快,又一次提出:“鹿回头大美了,气候又好,想在这里盖间房子,在这里写作、休闲和疗养。”总理说:“你不用操心在这里盖房子了,你就把这里当成家里一样,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想住哪间房就住哪间房,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总理又说:“明天我要走了,您感觉这里好,就多住一些时间,年纪大了多保重身体,有什么事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然后依依不舍地回各自住所休息!

      总理的一席话,让斯特朗感到既温暖又放心,她在这里一直住了近两个月,每天早早地起来,沿着海边洁白的沙滩光看着脚和翻译散步,拾捡贝壳,任凭浪花扑打,时不时又唱起歌来。在这里度过了她晚年最美好的时光。这一年斯特朗已是77岁高龄了,八年之后的1970年3月29日,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在北京逝世,享年8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