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侨联品牌 > 创业中华

侨创之星系列人物专访之四:高益槐——心系桑梓 筑梦“三农”

时间:2017年10月26日 09:13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图为高益槐

图为高益槐

他是中国侨联在2017年推出的“新侨创新创业杰出人才”之一。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他醉心科研,无私奉献;作为一名企业家,他创办的企业履行社会责任,造福一方。

上山下乡10年给予了他意志上的磨练;改革开放后,他远赴新西兰求学和科研;如今,他在祖国腾飞的时代回国,励志科技兴农,助推家乡发展。多年来,他用满腔热情在生物科技、生态农业领域作出了出色成绩。他是真菌学专家、医学营养学专家、安发国际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高益槐。       

把论文写在大地上

福建古田的青山绿水让出生于园艺和医药世家的高益槐从小就痴迷于白木耳、香菇、竹荪这些真菌的成长奥秘。中学毕业后,高益槐插队回到家乡,“上山下乡”。工余之时,观察野生菇类的生长规律,或到一些真菌研究所向专家请教食药用菌的人工种植问题,成了高益槐最常做的事情。

1977年恢复高考,高益槐考入福建农学院。“我在乡下劳动了10年。农村很贫穷,农民致富的手段很少。我想尽快学好关于‘农’方面的知识,从科研入手为农民提供一条出路。”

1982年,高益槐毕业后留校任教。但在4年后,他毅然走下讲台,回到家乡培育真菌新品种。“大学让我学到了很多知识,但是天天课堂与实验室两点一线,让我总觉得缺点什么。我希望能够带着自己研究的食用菌、水果种植技术扎根一线,拿出一些实在的成果。”

离开象牙塔,重返农村,不少亲戚朋友认为高益槐“脑子进水了”。但高益槐没有令人失望。在家乡的沃土上,在破庙临时改造的实验室里,他培育的食用菌新品种迅速取得全面突破,得到了各界嘉奖。从那时起,福建古田这个“食用菌之都”的名号就与高益槐的名字紧紧联系在一起。6年间,高益槐用科研成果帮助古田人走出了一条科技兴农的道路。

谈及当年回乡后取得的骄人成就,高益槐并没有流露出志得意满的神情。但是,从他那沙哑的嗓音中,一股对科学的执著与热忱舒缓而坚定地向外表露。

敢于“惹事儿”的人生

人的一生不可避免一些重大转折。但像高益槐这样一次又一次主动走出自我舒适区,敢于不断“回到原点”的人却很少见。

1992年,成功入选中国50名优秀青年科学家、甚至被家乡民众誉为“科技财神爷”的高益槐只身前往新西兰开始求学之旅。他坦言:“当时国内在医学营养学领域没有先进的研究设备和技术,对于出国拓展新的进步空间,我的内心是迫切的,即使出国意味着又要将自己置于新的环境之中。”

因为语言、文化生活习惯等重重障碍,高益槐最开始的研究工作粗泛且无序。“我抱着‘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心态,英语不好,就从最简单的英文字母发音学起;科研水平跟不上,就每天泡在实验室。凭着这种年轻人所谓的拼搏也好、努力也好、兴趣也好,终究看到了一些成果。”

在新西兰主持课题期间,高益槐不仅破解了香菇、灵芝等真菌的药效成分结构和精华成分提取方法,还成功发现灵芝中最珍贵的药用成分——多糖D6,在全球首先实现了不同多糖成分的药性兼容和互补,获得多项发明专利。

新西兰再次见证了属于高益槐的光辉岁月。他研制的一款天然药物产品,被新西兰政府作为礼物赠送给各国首脑。他所取得的其他多项成果也被迅速推向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海外市场。然而,身处异国他乡的高益槐内心却时常泛起思乡的涟漪。

“过去曾有一位领导对我说过:‘报国不分先后,报国不分形式。’回馈桑梓始终是有责任感的华侨华人的使命。我的心中一直有一个不可卸下的担子,那就是用现代科学的手段解决中国的贫困问题,特别是‘三农’问题。”

高益槐认为,一般的科技手段撬不开贫困的大门,必须在高科技领域有一定的突破,才能“牵住牛鼻子”,引领致富之路。2005年,高益槐带领科技团队和成果回国投资兴业,创办了安发(福建)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宁德建设的融研发、生产、科教、营销为一体的安发(福建)生物科技园,成为了高益槐对家乡人民的回报之作。

然而,创业之路从来不可能一帆风顺。

“回国时想得很简单,只想着把技术拿回来,推动中医药的现代化。”可是,人才问题、资金问题、市场推广问题……每一个问题都令高益槐焦头烂额。同时,海外新技术要适用于国内的生产标准、法律法规,直到最终让国民接受,这也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创业初期,高益槐负债累累,除了表面上的经济负担,“我们做食品药品的,更多的是要承担对社会的责任”。谈及创业守业的酸甜苦辣,高益槐依然面色平静,但是,他的语速也渐渐放缓,显得沉稳也沉重。

“成功了可以勉强一笑,但是这一路,可能造成失败的‘雷区’太多了。大家或是佩服或是唏嘘,觉得我原本可以过着优渥安逸的生活,偏偏敢铺这么大的摊子。”

创新是“安发模式”之魂

当想到努力构筑的基业是自己的心头所好,又能够造福一方百姓,高益槐认为再苦再累都值得。

“现在,生物科技在中国大有前途。”高益槐认为,在农业方面,中国有着独特的资源优势,如何在保护环境、永续发展的基础上依靠农业科学发挥品种的优势、提升农林牧副渔产值量,让中国的生态农业走出去,是解决贫困、奔向小康的一条不可缺少的康庄大道。

高益槐创办企业入驻福建宁德东侨经济技术开发区后,选择了以现代生态农业为基础、生物科技为支撑、农源型工业为依托的全产业链经济模式,应用国际最先进的生物工程技术对农业资源产品进行精深加工,使农业资源原料价值多倍增值,以资源的高效益利用实现对农业的反哺,这一经验后来被称为“安发模式”。

而“安发模式”的灵魂在于科技创新。“我的企业是由科学技术和专利来推动长期发展的。”说到此处,高益槐的脸上露出了骄傲而欣慰的笑容。“科技创新是重中之重,没有科技作为支撑的创新是没有底气、前瞻性和竞争力的。但同时,我们的产品也必须面对大众,如果市场不认可,那也走不下去。”

高益槐认为,任何企业想要持续发展,就必须走在时代的潮流,处于“风口浪尖”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在高益槐的书房中,挂着他的外祖父赠与他的一副对联:“梅冲霜雪偏舒芷,兰杂蓬蒿不碍香。”高益槐是一位勇敢的探索者,几十年如一日地不断向科研巅峰冲击。同时,高益槐又是一名朴实的恋乡人,在已接近古稀的年岁,仍抱着一种“兴国富民”的使命感和责任心,努力通过科技破解“三农”问题,为“精准扶贫”作出贡献。

“我知道什么是贫穷,什么是开放,什么是复兴,什么是腾飞。而我坚信,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真正能够对区域经济产生革命性推动力的还是科学技术与管理技术。”高益槐希望通过建立有效的技术支撑体系,对生物资源原料进行规范种植和深加工,提升其附加值,从而推动产业结构调整,带动多层次生物产业的发展,辐射更多的基地和农户。

(本文系人民日报海外版对中国侨联“侨创二十人”所作的系列人物专访第四篇,原稿刊登于2017年10月2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第8版》,作者严瑜、林小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