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侨史研究 > 侨史掠影

华侨华人与中国年之(一)

时间:2017年02月08日 15:47来源:中国侨联

作为中华民族传承几千年的重要节日, 春节在中国人心目中的地位, 迄今为止是其他任何节日都难以超越的。作为一个重要的文化符号, 它早已浸润于每个中国人的心里,以特有的文化传承方式,长期对中国人的民族心理、民族精神与民族性格进行着全面完整、具体生动的塑造。


无论是生活在中国内地或港澳台的中国人, 还是那些长期生活在海外、具有中国血脉的华夏子孙,都毫无例外地把春节视为自己心理最关切、行动最积极、情感最浓烈的一个重要节日。凡是与春节相关的记忆几乎都是美好的,都会成为海内外中国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最爱咀嚼的一份厚重情感,每一个中国人都会不断地从中寻找最适合自己的情感归属。可以说, 春节所能够承担的精神寄托以及承载的文化内涵, 将始终代表并最有资格成为中国人尊崇信奉的精神祭坛、内心向往的家国情怀、坚守捍卫的精神家园。


值得欣慰的是,进入新世纪后的最近十几年,中国春节在海外传播的速度不断加快, 传播的范围日趋扩大,节庆规模及参与人数增长迅速,在全球产生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世界上越来越多国家的人民,在享用自身文化传统的同时,也感受到了中国春节文化散发出来的特别魅力。


“ 春节之所以越来越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喜爱, 与其本身的文化魅力与价值固然有关, 但更重要的是中国国际地位提升、海外华人人数增多、与世界各国家文化交流日益深入的结果。”当今之世,中国越来越离不开世界,世界也越来越需要中国。


据统计,目前春节已经成为我国包括汉族在内的39个民族的共同节日, 其中31个民族普遍过春节,而另外8个民族中也有部分群众过春节。另外, 受到中国文化在历史上的影响, 春节也早已成为朝鲜、韩国、日本以及东南亚一些国家的重要节日。而在中国周边以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春节文化的传播,无疑跟长期生活在这些国家的华侨华人有着最为直接、最为密切的关系。


东亚的日本、朝鲜半岛和蒙古, 在历史上不同程度地受到中华文化的影响,以日本明治维新为发端的东亚现代化, 开始了这个地域的西化进程。作为生活文化的一部分, 中国传统节日在日本、朝鲜半岛、蒙古也相应发生了变化。


1. 日本


在明治以前, 日本在年节礼俗方面深受中国的影响, 在历法上采用中国的太阳太阴历。1868明治维新以后,明治政府全面引进西方的文化制度,在时间体系和节日方面, 也确定了与西方接轨的政策。自此, 源自中国的传统文化的节日已经不再被纳人国定假日的时间系统, 而是处于自然传承发展的状态。通常日本称呼的新年 都用“ 正月” 或者“元旦”这样的词。但近年来,春节在日本已经成为通用语。日本新年有拂尘的习惯,也就是大扫除, 如今拂尘是为了迎年神到来的说法已经逐渐被忘却。对大多数人家来说,拂尘就是一个清洁卫生的活动。另外, 准备年饭也是一个重要的工作。


提到日本的春节,自然不能忽视日本华人社会的存在。虽然日本推行了新的时间制度, 但对于华侨过农历春节则基本上不予干预。在横滨、神户、长崎等华人聚居的区域, 春节的各种仪式活动, 已成为当地文化的一种特色, 每年在横滨的中华街、神户的南京町、长崎的新地中华街, 都要举行舞狮、舞龙等庆祝活动。


2.朝鲜半岛


朝鲜半岛在历史上引进了中国的太阳太阴历, 中国的时间观念和岁时节气观念, 已经成为朝鲜文化的一部分。虽然朝鲜半岛在1 8 9 6 年1 月1 日开始推行阳历, 即将新年从“旧正”( 阴历)改为“ 新正”( 阳历) , 但是, 民间长期传承下来的风俗习惯并非一朝一夕所能改变。改历是韩国政府的开化政策的一部分,但多少还是受到日本文明开化的影响。在日韩合并时期, 朝鲜总督府甚至动用警察来强迫民众过阳历新年, 试图使阳历年在朝鲜社会取代阴历年。但是, 朝鲜民众始终把“ 旧正” 看作“我们的正月”、“ 朝鲜正月”, 而把阳历年称为 “日本正月”、“倭奴正月”,十分顽强地恪守阴历的节令习俗。


战后, 韩国政府依然推行阳历政策, 但对“ 旧正” 采取了宽容的态度。因此, 在韩国出现了4 种类型的过节形式:一是旧正型, 即只过阴历年;二是新正型, 即只过阳历年; 三是双重型, 即两个年都过; 四是不过节型, 即为了避免麻烦, 阳历年的时候假装过旧历年, 而旧历年时假装过阳历年, 结果哪个年都不过。虽然阳历推行了将近一个世纪, 但阳历年始终没有在韩国社会扎根。1986年, 韩国政府终于宣布这一年的“旧正为“民俗日”, 并从1 9 8 8 年开始恢复阴历年的合法地位, 原来只在民间保持的习俗以国定假日的方式得到了肯定。韩国一年中最大的节日是农历新年和农历八月十五的中秋节, 都有三天的公休日,是全民族最大的节日。


3.蒙古


蒙古把正月称为“查干萨日”,就是农历一年中第一个月。“查干萨日”也用来指新年的第一天,这一天最重要的活动就是新年问候, 称为“早尔高好”。蒙古人认为,新年一到,人人都添岁增寿,所以这一天是所有人的生日。这一天要互相祝寿,祝寿要从村中最年长的家里开始, 虚岁61 岁是甲子, 最受重视。蒙古从1 9 8 8 年开始恢复了阴历年, 将其作为正月的习惯。12 月23 日要祭火神,12 月29 日要大扫除,晚上制作大量的肉包子饺子。吃年夜饭的时候, 要向成吉思汗和蒙古活佛的画像祭拜。大年初一, 全家人都要穿上节日服装, 聚于一堂, 叩贺新年。首先由辈数最小的向长辈拜年, 依次进行; 晚辈叩头, 平辈请安, 并装烟、敬酒、献哈达。长者受礼之后, 要向晚辈表示祝福。天一亮家族亲友间就开始互相拜年, 远途的都要骑马或赶车来。叩节、拜年一般到正月十五前就结束。


中国传统节日在日本、朝鲜半岛、蒙古三地的传承有着各自的特点。中国、蒙古和朝鲜半岛的共性较多, 日本则呈现出独自的特点。另外, 春节习俗的 “本地化”, 也是东亚春节习俗的一个特点。与本土中国人无意识地“过春节”相比,海外的中国人则是一种有意识地“ 展演春节”,即向外国人展现中国文化,这成为海外中国春节无意识承担起来的一个功能。


春节在东南亚的基本情况


东南亚是海外华人华侨人数最为集中的区域,中华传统文化很早就伴随华人的迁徙传入了这一地区。由于所在国社会的发展程度、民族构成、宗教类型、政治生活等方面的差异,东南亚各国对待农历新年态度各不相同。按照农历新年是否被列为国家法定节日及国民参与的程度这两个标准,可以把春节在东南亚11个国家,即越南 、老挝、柬埔 寨、泰国、缅甸、马来西 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文莱、菲律宾、东帝汶的表现形式,分为三种类型:


一是在越南和新加坡,形成了自然生发传承、全民共庆、政府主动介入引导的特点;


 二是在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和文莱,社团办节,民间色彩浓厚,社会力量推动农历新年成为国家法定假日;


三是在泰国、缅甸、柬埔寨、老挝和东帝汶,农历新年是这些国家的民间节日,但 尚未成为国家法定节日。


总的来说,由于地缘及移民构成等原因,东南亚的农历新年与中国南方民俗传统更为接近, 但并不是华南农历新年习俗的简单移植。


其发展情况具体体现在:


一是农历新年习俗呈现出强烈的本土性和在地性。这其中又以农历新年在越南的传播与发展情况最为典型。习俗文化的载体和表象符号,包括节日食品 、节日装饰物、富含文化寓意的行为 等,受到当地文化的强烈影响,不少新元素融入其中,一经形成则很难改变 。


二是农历新年以祭祖为特征,节日神圣性厚重 。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华人曾经历过受压制受迫害的遭遇,农历新年习俗中断多年,但是支撑当地华人的文化认同感仍在,以祭祖为主要特征,以孔子、 观音菩萨、妈祖、本头公、关帝等崇拜为依托的农历新年信仰色彩浓厚。 


三是社会力量在农历新年的传承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农历新年在东南亚各国有不同的历史遭遇,但无论是官方力量介入较为明显的越南 、新加坡,还是政府支持几乎为零的缅甸、 东帝汶,节日的重要承担者都是社团 、学校、媒体等社会力量。马来西亚华人长期热衷于华文教育和华语的使用,成效斐然,华人族群意识也非常牢 固,相应地保留了较完整的华人传统习俗 。


四是东南亚地区的宗教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 农历新年习俗正在调适中走向简化。东南亚地区存在种类繁多的民族及宗教类型,宗教信仰 是东南亚华人文化适应的一个重要内容,同时又对文化适应的其他方面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 近几十年来,随着东南亚国家坂依伊斯兰教、基督教的华人日益增多,农历新年的一些习俗被简化甚至删除的现象已经越来越普遍 。


五是东南亚多国推行多元文化政策,近年来旅游业的飞速发展为农历新年的传承发展带来了 机遇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不管是出于政治考虑还是出于社会正义,东南亚各国政府大都调整 了民族政策和文化政策,华人传统文化和风俗习 惯得到了尊重,农历新年庆祝活动 正在逐年升温 。 东南亚旅游资源非常丰富,旅游业已成为东南亚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保障。保持独特而多元的文化形态、展示多元文化的魅力、最大限度地吸引游客,已经成为不少东南亚国家的共识。


春节在新加坡


新加坡是个移民国家,在700余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居住着包括华人、马来人、印度人、欧美人以及其他族群500余万人。最新统计数据 , 华人占新加坡总74% 以上,是一个名副其实的 以华人为主的国家。这种人口格局,极大影响了新加坡社会的节日习俗。


新加坡涉及华人的传统节日主要是七月十五中元节和农历正月初一春节。在20世纪70年代以前,新加坡华人社群基本保留了从家乡带来的春节习俗活动,当时政府也允许华人燃放爆竹,庆贺新春。1970年春节因燃放爆竹发生火灾,政府从此禁放烟花爆竹。此后几年,新加坡华人的年味越来越淡。20世纪80年代中期,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提出,华人应该庆祝华族节日,以找回 自己的传统和优良价值 。总体而言,大多数的家庭还是会在春节进入到一 种快乐的过年氛围中 。 普通新加坡华人家庭的春节活动,主要涉及扫尘 、购年货、吃团圆饭、供神与守岁、拜年等几个方面 。


2011年4月26日,新加坡联合早报头版刊登了李显龙总理的谈话:“我们新走的方向是要保 留华族文化,还要保留华语和其他母语在新加坡 的地位 … … 我们是很清楚的,如果我们不能维持母语和华族文化,会失去自己的根,对我们社会的前途和稳定,甚至凝聚力都很不利。 ” 可见政府层面的推动 , 是春节习俗在新加坡得以保持和发展的 重要保障。


春节在澳洲


澳大利亚是大洋洲最大的国家,占大洋洲陆地面积的86%,所以人们习惯上称其为“澳洲”。澳洲庆祝中国新年的活动丰富多彩,不仅有强烈 的传统中国元素,而且也加入了西方文化特有的 一些形式,如花车巡游等。在众多活动中,由华人社团组织的春节庙会 已 经成为澳洲各地区最隆重的一项活动。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不管是华裔还是其他种族的人都可以参加中国年的各种庆祝项目,在新春庙会上品尝小吃,观看舞狮舞龙等文艺演出,加入巡游队伍,参观中国社会和传统文化展览,在不同层面上体验内蕴丰富的中 国文化。新年的庆祝活动一般会持续将近半个月 。虽然中国年还不是澳洲全国范围的一个公共假期,但一些中国商店和公司还是会在那时闭店休息或者调整营业时间 。


总的来说,澳洲春节风俗有三个基本特点:


一是澳洲春节风俗以旅澳华人为主体,以唐人街或者华人会馆为主要的活动场所,华人群众积极组织,也鼓励澳洲各民族共同参与各项活动。


二是旅澳华人的祖籍,决定了澳洲春节的主要风俗以广东话地区的传统风俗为主,如南方舞狮等。澳洲各地华人兴建的各类庙宇和宗祠在春节期间 的香火也十分兴盛。


三是澳洲春节风俗的多元文化特色明显,娱乐性与商业性强。南半球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气候影响了春节风俗的发展,来自各地的游客也丰富 了习俗活动 。


全球化时代强调的文化多元性 , 为春节内容的丰富提供了充分条件。澳洲政府推行的多元文化政策与其特定的历史背景,构成了春节活动繁荣兴盛的基础。


来源:阮静《中国春节海外传播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