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侨刊乡讯 > 《海内海外》

目击汶川震区恢复重建

时间:2012年03月05日 14:40来源:中国侨联
目击汶川震区恢复重建

       汶川“5·12”特大地震灾区的恢复重建,一直为人们所关注。日前笔者趁游九寨、黄龙之便途经汶川灾区,目睹了部分景况。
       一日清晨,笔者搭乘旅游大巴,从有“天府蓉城”美称的成都市出发,经都江堰、青城山北行约两小时,即进入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县所属映秀镇。这是震区破坏最严重,也是完成重建任务最早的乡镇之一。首先给人耳目一新的是一幢幢具有藏羌民族特色的新民居,在废墟上建立了起来,一排排二三层高的连体小白楼整齐有序地排列在道路两旁。路面整洁、宽阔,花草树木相连,显得分外清新悦目。在新居院场上,老人们悠闲地沐浴在爽暖宜人的秋阳下,孩子们纵情地欢跃嬉戏,氛围谐趣。
       大巴徐徐行进在铺有泥沙碎石的都汶(都江堰至汶川)国道上,沿着纵贯全境的岷江岸   溯江而上,逐渐深入灾区腹地。面对正在继续整治淩乱不堪的“战场”,边行边看,自已的心情始终处于悲喜交集、起伏不停的状态中。云雾缭绕、连绵不断的丛山峻嶺,已远非震前那样俊俏挺拔、苍翠多姿的蜀国仙山,而今已是乱石翻滚、泥水横流、遍体鳞伤的秃顶荒山。为了防护大震后多次发生的余震与暴雨侵蚀而导致的山体滑坡、泥石流冲刷,山坡上都装置了一道道密集坚固的钢丝护栏网。尽管如此,仍有不少栏网阻挡不了顽石的猛烈冲击而被撕破了的。为了恢复与保护植被,山坡上还设置了“封山育林区”隔离带。
       原本宽阔汹涌的岷江水,从源于数万里外海拔3000余米高的岷山流经汶州全境,沿路被一块块巨石拦住去路,变成了涓涓小溪。“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是75年前毛主席歌颂红军取得长征胜利的著名诗句,而今此时已是无可奈何成为了英雄用武之地。在我们的大巴左边“213”国道,原来被称之为都江堰通向汶川震区的“生命线”,大地震爆发时随同2365米长的山中隧道一起被泥石流冲刷得无影无踪。在其旁至今还趴着一辆被泥石流砸烂了的黑色小轿车。附近一座大型桥梁也被滚石砸断,无奈地趴在了河里,使河水一度中断。为了便于人们对震灾遇难者及其居住遗址的辨认与悼念,我们还不时见到一些被震毁了的黑黝矮小破烂的民房旁,设置有 “5·12地震民房遗址”、“原213国道地震遗址”等标志性纪念牌。
       几乎所有藏羌新民居门前均树有本民族标志的旗帜,与建设工地上的一面面国旗迎风招展,相映生辉。上面写着“灾后重建党恩铭记,大爱无疆灾害铭记”、“用我们的智慧与力量雕塑时代的艺术精品”……深切表达了震区乡亲们感谢党恩和参与支援的建设者们战胜大自然、建设新世界的高尚情操与豪迈壮志。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牵动着海内外亿万人民及国际友好人士的心,他们以各种方式向灾区人民伸出热情援助之手。即以我的母校北京大学来说,地震发生后,迅即以学校及校友会名义,向海内外全体北大人发出为灾区捐建学校的紧急倡议书,表示决心为灾区的孩子创建一片蓝天,为灾区大地抪下希望种子,至今也已取得积极成果。笔者欣喜地看到,广州市援建汶川城的第一期工程“阳光家园”,有新颖漂亮的17幢楼层刚刚落成,阳光实验幼儿园、阳光购物中心等建筑也都随之相继竣工。目前正在继续进行第二期工程建设项目。在这座家园附近,我们还看到了一辆出租车载着乘客,在宽阔洁静的新马路上疾驰而过,其它如五六层以至十余层高楼的各级政府机关、单位及体育场、图书馆、旅游宾馆等,有的已建成,有的正在建设中。它们矗立在深山峡谷之中,显得尤为新颖、壮观。“213”国道也正在恢复建设中。县城大街上鳞次栉比的大小商业链正在形成。素有“高原一绝”之称的银杏镇羌绣,茂县格桑花公司畅销的牦牛角、牛羊角梳,各色牦牛制食品、药材,以及掛有“张妈鲇鱼直销”、“三官庙豆付花”等商牌具有民族乡土特色的商家超市,吸引着各个旅客争相采购,显现震区欣欣向荣的趋势。
       此行既是对震区千百万无辜死难者和抗震救灾殉难烈士的沉痛悼念,也是对幸存者的衷心祝福。为时虽短促,个人见闻,仅是冰山一角,但亦有所感。
       经过前期努力,震区乡亲们普遍住上了新居,是成功的第一步。但如何把日子过的更好,做到安居乐业,还需进一步努力。笔者遇到当地一些干部群众,谈了他们的看法。他们说,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发展旅游业是带动经济发展的一条捷径。汶川地处深山峡谷,土地资源有限,但它是成都通往九寨沟、黄龙和卧龙大熊猫栖息地等著名景区的必经之路,而且具有丰富的地方民族特色的旅游资源,如“羌绣之乡”、“羌族碉楼”、“羌族服饰”、“羊皮鼓舞”、“大禹文化”,以及牦牛制品等。但因受到地震极大破坏,函须政府从资金、技术、设备多方面给予大力支持与组织协调,根据目前情况,还需继续下大功夫,实现持久发展。
       大地震发生后三年多来,期间余震不断,暴雨屡发,泥石流冲刷,堰塞湖屡疏屡堵,基础设施虽经努力修复,但其抗灾能力仍极为不足,凸显其脆弱性与短期性,单拿我们遇到的一件“小事”来说,在游毕九寨沟、黄龙以后,原拟从东线德阳返回成都,因闻该县突发暴雨,交通受阻,临时改由汶川线原路返回。途径茂县已是深夜12时许。住进旅馆食宿后,又多次遇到停电事故,而且是全县范围。我们无奈只能凭着楼外大街上过往的车辆放射的瞬时车灯闪光进行室内活动(实际上仍是黑暗活动),造成生活不便。根据当地人士说,类似全县停电的情况时有发生。有关专家指出:汶川地震后,原来的供水、供电系统和水源地受到极大的破坏,而在未来10年内,泥石流、山体滑坡将是主要次生灾害。又如,一些新建高楼层与高山、河水近在咫尺,随时遇有突发灾害袭击的可能。笔者去年在美国旧金山市了解到该市是地震多发地,市区多半为高低不平的小山坡地,民宅多为平房或二三层低层房,很少见到高层大厦,建筑材料均为木材结构,宜于防震需要。其它如日本也是如此。由此我想到,在震区进行基础设施工程和改善生态环境中,如何做到因地制宜,充分发挥资源利用的综合效应,增强预防风险能力及可持续性,最大程度地预防和减少灾害造成的损失,这是值得引起警惕和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