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海外僑訊
海外華文教育線上課堂火熱(僑胞說·我在海外這麼渡難關②)
本報記者  賈平凡
2020年08月19日08:3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圖為六月十四日,羅馬中華語言學校為二零二零屆畢業生舉行線上畢業典禮。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本期看點: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世界各國學校相繼停止線下授課。居家學習和線上教育也成為海外華文教育的新方式。新方式有新問題:孩子居家學習的氛圍如何保障?家長工作繁忙如何督促孩子?一些國家網絡基礎設施差,無法上網課怎麼辦?線上教育互動性欠佳怎麼辦?海外僑胞子女的教育問題不僅是僑胞家長最憂心的事,也是海內外華文教育機構和國內各級僑務部門最關心的事。

9月,不少國家的學校即將開始新學年。在疫情陰霾的籠罩之下,學校能否如期復課?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海外僑胞家長和華文教育工作者紛紛表示,辦法總比困難多,華文教育我們有信心!

停課不停學 線上教學忙

“小白兔添了柴,把火燒得旺旺的,屋子裡漸漸暖和了……”8月17日,在一個微信群裡,20多個“正音打卡第60天”的音頻陸續上傳。逐一點開音頻,一段段發音標准度和朗讀熟練度不一的中文誦讀入耳入心。在稚嫩朴拙的童聲裡,在略感生澀的發音裡,在一字一頓的語調裡,孩子們學習中文的認真和熱情溢出屏外。

這是非洲華文教育基金會中文學校組建的“朗誦比賽群”。在另一個班級群裡,老師將批改好的作業的照片一一上傳。類似的微信群有20多個。每個群有60人左右,包含老師、學生和家長。

微信群只是該學校線上教學的平台之一。疫情在南非發生后,非洲華文教育基金會中文學校以班級為單位在Zoom平台上開設網絡中文課程。“我們的網絡課程已經堅持3個多月了,得到越來越多家長的認可和支持。”談及僑胞子女的中文教育,非洲華文教育基金會主席韓芳言語間滿是欣慰,“孩子們的中文課程都沒有落下。”

疫情在全球暴發后,越來越多海外華校選擇將線下教育轉移到線上。

在意大利,羅馬中華語言學校早在3月中旬就開始了網上教學准備:測試並對比多個網絡平台,研討網課形式,熟悉課堂設備操作。3月28日,學校全面開展網課教學。6月6日,全校20多個班級統一舉行期末視頻考試。緊接著,學校2020年暑期班正式開班。8月14日,在公布暑期班期末成績后,學校為畢業生舉辦了線上雲畢業典禮。

在日本,神戶中華同文學校校長張述洲介紹,停課期間,學校先於當地公立學校,正式投資導入網絡教學系統,開設了網課。此外,學校部分學生參加了國內的網上夏令營,部分老師參加了北京華文學院舉辦的海外華文教師網絡教學技能培訓等。

在德國,德國慕尼黑華星藝術團團長唐志紅有一個即將讀9年級的兒子和一個即將讀4年級的女兒。每周六,她的兩個孩子會准時守在屏幕前,參加由德國巴伐利亞中文學校開設的網上課程。“一開始,他們對上網課很不適應,但慢慢也習慣了。”唐志紅說。

家校總動員 八方齊努力

火熱的網絡課堂背后凝結著海外華文學校和華文教育工作者的無數心血。

“剛開始,很多家長不接受網絡課程,沒有多少學生來上課。”韓芳和南非的華文教育工作者並沒有因此放棄,“我們學校是一所慈善學校,疫情前一堂課平均10幾元人民幣。疫情發生后,我們開設的網絡課程全部免費。為了適應網上授課模式,老師們備課要比平時多付出幾倍的努力。每周日下午,老師們會參加教研會議。每天,老師們要按時在線上批改學生作業並給出反饋意見,耐心回復幾百條微信。現在,我們開設的網絡課程供不應求。“

教學從線下轉移到線上並非易事。網絡使用是第一道難關。

意大利中文學校聯合總會會長、米蘭華僑中文學校校長陳小微表示,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教師和學生們缺乏相關網絡授課和學習的經驗。由於時間倉促,網絡授課初期,遇到了比較多的問題,如使用軟件不統一、網絡設施差、部分家長不會使用電子設備等,影響了教學進度和質量。

但辦法總比困難多。“學校召開網絡教學的安排部署會議,在盡量短的時間內完成包括設備調試、教師培訓、家校協作等工作。當地華人家庭、僑團等都積極配合學校工作,使得轉移工作能盡快完成。”陳小微說,學校不僅積極協調多子女家庭中不同年級孩子的上課時間,避免撞課、使用設備沖突等問題,還將軟件設備使用方法制作成文件發放給家長。家長們積極配合,為線上教學的順利開展免去了不少麻煩。

在此過程,海外華校也得到國內相關政府部門和華文教育機構的大力支持。

“感謝家鄉人民在特殊時期給海外僑胞提供的智力援助,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蔣忠華所說的“智力援助”,主要來自中國華文教育基金會、中國僑聯、浙江省僑聯、溫州市宣傳部等部門和機構。“中華公益大課堂、‘親情中華,為你講故事’網上夏令營活動、‘同心戰疫·甌越智援——海外僑胞子女雲課堂’、第二屆華文教育互聯網教學研討會等活動都為我們開展線上教育提供了智力支援。”

如何讓線上教學的效果不遜於線下課堂?華文教育工作者用心探索,積極嘗試。

“‘居家防疫’比在校園裡工作更忙碌,‘網課教學’讓每一位華教者重新出發。”蔣忠華介紹,根據線上教學內容特點,老師們堅持聽說讀寫結合,注重授課內容知識性與趣味性結合,努力增強課堂互動性,吸引學生集中注意力,以期達到真實課堂的效果。為了鞏固學習效果,教師們布置多層次線下作業,對學生的每一項作業進行網上批改和反饋。

防疫最要緊 復課會有期 

隨著多國疫情形勢緩解,不少海外學校開啟復學進程。嚴格遵守當地政府的防疫規定,成為每個學校的復學“第一課”。

6月15日至8月1日,是日本神戶中華同文學校復課的第一學期。“疫情當前,首要任務就是保障學生的健康與安全。”張述洲介紹,“我校677名在校生中,49.3%的學生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上學。每天上學、放學,我們會為學生做好消毒,並提醒學生隨時隨地做好防范措施。”

8月18日,日本神戶中華同文學校正式開始新一學年的課程。張述洲表示,為了補上疫情耽誤的課程,學校今年暑假隻有兩周(8月2日至17日)。9月底的運動會正在籌劃當中。

8月4日,蔣忠華回到羅馬中華語言學校久違的校園,學習意大利教育部關於9月份開學安全規定的培訓內容。

“學校將為每一位回歸校園的教師安排核酸檢測﹔每個教室按照每名學生間隔1米的距離重新安排桌椅﹔已准備好口罩、消毒水、洗手液等防疫用品……”蔣忠華表示,學校將根據9月份疫情實際和家長意願再發布開學具體時間。

后疫情時代,教育行業何去何從?

“這次疫情將教育線上化的進程推前了一步。”陳小微表示,未來,“線上+線下”的教育模式可能會長期共存,且隨著技術的進步,兩種模式的切換也會更加頻繁。疫情之后,教育行業的垂直分工將會更加細致明確,教育行業將會更加市場化,更加注重學生的需求。“我們要抓住機遇,迎接挑戰,並結合區域的實際情況早布局、早謀劃,跟上時代步伐。”

“南非的網絡條件比較差,嚴重制約了線上教育的順利進行和大力推廣。”韓芳認為,“網絡教育對解決全球教育資源分配不公平問題至關重要。希望疫情過后,非洲能大力提升網絡基礎設施建設。”

(責編:徐玉涵、邱王紫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