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海外僑訊
海外華僑華人結合自身感受分析——
西方高福利制度為何陷入兩難境地?
2019年05月22日08:3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從搖籃到墳墓”,以高福利為主要特征的西方社會保障體系一度被視為“均富社會和避免沖突的理想模式”。但伴隨全球經濟增速放緩、人口老齡化等社會問題凸顯,面對巨大的財政赤字和公共債務壓力,西方各國政府相繼開啟福利制度的改革重建之路。與此同時,民眾要求改善社保待遇、提高社會公正的呼聲卻日益高漲。西方國家福利制度改革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社會保障制度建設是否福利越高越好?西方的社保制度可以為中國社會保障體系完善發展提供哪些借鑒?作為住在國社會制度最直接的感受者,海外華僑華人深有感觸。

改革:財政緊縮與福利消減

近日,美國財政部發布的《2019年社會保障和醫療保險受托人報告》顯示,社會保障計劃內的合並信托基金將於2035年耗盡,屆時社保計劃將無法按期支付全部福利。

美國基礎社保資金告急,個人養老金儲蓄也堪憂。今年3月,美國政府問責局(GAO)公布的2016年退休儲蓄報告顯示,當年55歲及以上的退休美國人中,48%的養老金存款賬戶余額為零。

政府支撐社會保障體系正變得越來越吃力。“德國法定退休的替代率目前不足40%,法定退休金的增幅常年低於德國的通貨膨脹率,按購買力計算,德國法定退休金實際上一直在減少。”德國慕尼黑華星藝術團團長唐志紅分析,由於德國退休金為實收實發體系,盡管德國政府每年都投入數十億歐元的養老補貼,但勞動者繳納的養老金也難以支撐日漸增加的退休金。

德國的困境是歐洲的一個縮影。專家分析認為,幾乎所有歐洲國家都面臨政府福利開支超過財政收入的入不敷出局面。更讓人擔憂的是,以往掩蓋在歐洲高福利下的種族、宗教、階層矛盾等問題,隨著歐洲各國緊縮開支、削減福利逐漸浮出水面。

改革勢在必行。4月23日,據美國市場觀察報報道,目前美國金融行業已經花費數百萬美元進行游說,希望推動美國退休養老制度改革。

“福利收縮是政府社會福利改革的主要方向。”美國波特蘭州立大學教授李斧表示,在美國,各種社會福利開支在社會總支出和政府預算中佔有巨大份額,對政府收支平衡造成不小挑戰。目前,美國每年財政赤字近萬億美元,長遠影響難以預估。

不止美國。希臘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蘭孝程表示,近幾年,希臘政府推行多項福利改革政策,最重要的一項是壓縮養老金開支。2009年前,人均養老金開支是1250歐元左右,現在隻有833歐元左右。除了養老金外,教育、醫療、政府公共開支都壓縮30%-40%﹔公共基建等投資接近停滯狀態。

希臘不是個例。唐志紅介紹,德國政府一直在大框架不變的前提下,對福利制度進行改革,最主要的方式是調整費率,比如2019年醫療保險中雇主多承擔0.45%,護理險費率提高至3.3%。

矛盾:政府決策與民生訴求

提及希臘社會福利制度改革的原因,蘭孝程認為,一方面是來自歐盟的壓力,因為高福利導致希臘公共開支太大,財政赤字達到GDP16%,嚴重超過了歐盟規定的3%紅線﹔另一方面,希臘政府需要通過開源節流和福利改革,擺脫政府破產的危機。

唐志紅表示,德國社保體系對於社會穩定及經濟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但也造就了很多不工作隻靠拿福利生活的人,還吸引了大量希望享受德國高福利的移民。隨著老齡化人口不斷增加、自動化生產規模不斷擴大、失業率居高不下,維持社保體系的運轉對於國家財政、繳費的企業和在職員工都是極大的負擔。

“羊毛出在羊身上,稅收是福利開支的重要支撐,高福利就意味著高稅收。”李斧表示,高福利產生的稅收負擔令納稅人和企業很不滿。

“高福利制度在保障人民生活、促進社會公平方面意義重大,但並不是最完美的制度。”法國中法關系促進會會長周興認為,歐洲的社會福利制度會控制一部分人比別人發展得更快。它以限制發展來保障社會公平,進而達到雙向控制的作用。不合理的福利制度會消磨人們積極向上的意志,助長懶惰的社會風氣。

“歐洲社會福利制度改革迫在眉睫。”蘭孝程表示,福利制度改革應平衡稅收和企業的分擔比例。隻有這樣,才能激發企業活力,增加就業,推動經濟發展。

改革之路並不好走。法國總統馬克龍曾雄心勃勃地表示,法國勞動群體缺乏工作熱情,限制了國家經濟發展潛力,必須著手改革法國的社會福利制度。

然而,馬克龍的雄心折戟於“黃馬甲”運動。2018年12月,馬克龍發表電視講話,對“黃馬甲”運動做出讓步,其中包括提高最低工資、免除加班收入稅收、減少退休者稅收等措施,旨在平息“黃馬甲”運動示威者關於生活水平和購買力下降的不滿。

“社會保障制度遭受的緊縮壓力,與民眾不斷高漲的改善民生和實現社會公正的呼聲,造成了政府政策抉擇上的兩難。”周興說,歐式選舉制度以及時常應用的全民公投手段,常常令政治家因顧慮選票而難以大刀闊斧地推行實質性和結構性的改革。

借鑒:因地制宜與揚長避短

西方的社會保障制度建立和完善已有數百年歷史,利弊分明,其發展歷程可以為中國社會保障體系建設提供哪些借鑒?

“高福利是一把雙刃劍。福利一旦提高,很難下降,因此政府在制定和完善社會福利制度時,需要更審慎。”李斧認為,每個國家國情不可能一模一樣,福利制度的發展要因地制宜。此外,發展福利制度,要逐步漸行,與經濟發展速度和水平相適應,還要考慮經濟發展的起伏和周期性。

“德國是世界上最早實行社保制度的國家之一,社保制度大框架穩定性強、連續性好、保障度高,很多經驗值得中國借鑒。”唐志紅說,文明因互鑒而豐富,中德兩國可以加強在社保制度建設領域的合作交流,取長補短,共同發展。

“中國需要研究和學習西方各國社保制度的優點,但也要走出對西方福利制度的認知誤區。”蘭孝程表示,高福利制度的弊端有三:一是看病和吃藥免費造成醫療資源浪費﹔二是不計成本增加福利支出,造成政府財政入不敷出﹔三是看病和教育機構變得越來越龐大,增加管理難度和管理成本。

周興認為,整個西方福利制度體系,是在經歷了一戰、二戰和大量的財富積累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具有標准化、一體化和一步到位特點。中國的社保體系是在改革開放之后不斷建立和完善起來的。西方的高福利制度並不符合中國的國情,中國要結合自身社會發展狀況,制定和完善符合國情的社會保障體系。

李斧告誡,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取得巨大發展,社會保障制度不斷完善,中國人生活的幸福感和安全感不斷提高。但中國仍是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社會保障制度還需不斷完善,只是步子一定要穩健。

蘭孝程建議,一方面,中國國土面積比較大,區域和城鄉差別也很大,因此在設置福利制度上,除了公平合理外,還要因地制宜,讓老百姓得到實實在在的好處。另一方面,在教育醫療方面,需要兩條腿走路,政府不僅要加大政策和資金投入,還應鼓勵社會力量參與,構建多方參與的全方位社會保障體系。(記者 賈平凡)

(責編:段晨茜、高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