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僑界風採
印尼歸僑鄭文泰:散盡千金 編織“熱帶花園”夢
2019年03月29日08:5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走在海南省萬寧市興隆綠道上,綠意逐漸濃密起來。道路前方,是一片郁郁蔥蔥的熱帶花園。在花園入口處,站著一位年過七旬的老人,他頭發灰白,皮膚黝黑,胡須略微有些凌亂。當記者走近時,他伸出粗糙的、布滿老繭的大手,微笑著說“歡迎”。

初見鄭文泰,很難想象,眼前這位親切和善的普通老農,頭頂著“全國歸僑僑眷先進個人”、中國“僑界杰出人物”、“感動海南十大年度人物”、“2018全球華僑華人年度人物”等大大小小的光環。

在海南省萬寧市興隆熱帶花園,無數植物在這裡暢快呼吸、自由生長。鄭文泰也如一株老樹,深深扎根在這裡。

大病之后的“人生之問”

“生命是短暫的。很多時候,人們還沒摸透,就失去了它。”說起自己建熱帶花園的初衷,鄭文泰這樣告訴本報記者,言語間流露出一絲哲學的味道。“我一直在想,我究竟給這個地球、給其他人留下了什麼?我做過哪些有意義的事、哪些善事?”

1992年,47歲的鄭文泰發出了這樣的人生之問。

當年,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病讓他一度掙扎在死亡線上。與死神擦肩而過后,他對生命的價值有了新的思考。“在剩下的時間裡,干脆就做自己最想做的事——生態!”

“之所以選擇興隆,是因為這裡的環境最能承載我的生態修復夢想。”鄭文泰說。的確,興隆地處北緯18度線的熱帶北緣,濕度、溫度較南北都更適宜熱帶植物的生長的恢復。

事實上,這裡的興隆華僑農場還承載了鄭文泰年少的回憶。

鄭文泰祖籍福建,1945年出生於印度尼西亞,1960年回國。1964年,19歲的鄭文泰來到萬寧興隆華僑農場。在這裡,他半工半讀完成了華僑大學植物分類細胞學課程。

在興隆度過的數載歲月,讓鄭文泰至今難忘。“我有機會接觸、了解各種植物物種的結構,為現在的生態修復工作打牢第一層基礎。”

1972年起,鄭文泰先后在香港、台灣等地學習建筑學,隨后開始在建筑設計、酒店經營管理行業發展。1984年,鄭文泰重回海南,從事酒店業。

“一座建筑最重要的元素,不是建筑本身,而是周圍的環境。”在參觀考察許多國家的建筑后,鄭文泰逐漸形成了這樣的理念,“不能以毀壞生態環境為代價推進發展。”

兜兜轉轉,閱盡千帆,在近天命之年,鄭文泰回到了少年時代奮斗過的地方。這一扎根,就是20多年。

散盡千金的“綠色夢想”

走進興隆熱帶花園,仿佛進入了一片原始熱帶雨林。在這裡,樹木不必整齊,花草不必美觀,它們愛長多高,就長多高,愛把枝葉伸向何處,就伸向何處。鳥啼虫鳴,山清水秀,萬物和諧共生,有一種渾然天成的古朴之美。

“現在整個園區逐漸呈現出原始次生林的狀態。”鄭文泰告訴本報記者。

20多年前,這裡曾是一片廢棄的荒地,亂砍濫伐使原來雨林的生態遭到嚴重破壞。1992年,鄭文泰賣掉在香港、廣州等地的產業,與興隆華僑農場合作,在5800畝的荒地野坡上啟動熱帶雨林修復工程。

當時正值海南房地產開發熱潮,一個成功的歸僑企業家換上園林工人的行頭,一頭扎進荒山中,這樣的舉動讓很多人無法理解。

鄭文泰書寫的,正是一個“愚公”拓荒的故事。他邀請了一批國內外植物專家,背上水壺、帶著干糧,在山坡上搭起苗圃棚子,培育恢復瀕臨滅絕的樹種﹔他拿著GPS定位儀,規劃、測算、開荒,修建了一條條林中小道﹔他扛著鋤頭,從風小、抗旱能力強的山腳下開始補種,一步步、一片片地把原來的生態結構修復過來﹔他與科研院所、高校合作,以熱帶花園為基地,引種、育種、擴繁,進行林相結構恢復……

“人類只是自然界的一部分。生態保護與人類自身的生存息息相關。”望著如今綠意盎然的花園,鄭文泰的眼裡閃著光亮。

現在的興隆熱帶花園,已擴大到約1.2萬畝,珍稀瀕危植物有65種,涵蓋物種4000多種,許多瀕臨滅絕的植物在這裡得到遷地保護、繁殖,並形成群落,良性循環的生態環境逐漸恢復。

扎根深山的“普通老農”

“商海轉身,名利已是往日雲煙﹔深山扎根,隻為守護山間草木。二十六載櫛風沐雨,時光花白了鬢發,辛勞染綠了荒野。花香、虫鳴、樹蔭,他用汗水編織一個綠色的夢。”

這是2019年1月,鄭文泰在全球華僑華人年度評選頒獎典禮上獲得的頒獎詞。

“錢財、榮譽都不重要,我隻想踏踏實實種好這片雨林。”當記者提及他曾獲得的種種榮譽時,鄭文泰神情淡然。

這些年,一些開發商看上了這座天然氧吧,找鄭文泰商量,出讓熱帶花園的一小塊地搞房地產開發,但他們無一例外都吃了閉門羹。入不敷出時,鄭文泰一次次變賣家產,貼補給自己的熱帶花園。

鄭文泰抵御著各種誘惑,扎根在這裡,像一位最普通的海南老農,孜孜不倦播種並收獲著一個綠色的夢想。

有一次,為了尋找海南稀有物種“蘇鐵”樣本,鄭文泰從山坡上摔了下來,不省人事。當他被工人救醒時,第一句話竟喊出:“我找到蘇鐵了!”

“這片雨林就是我的事業,我把它視為自己留給這個社會最有價值的東西。”鄭文泰堅定地說,“破壞生態,會毀掉大自然中人類未知的部分,我們這一代人不能做這樣的事。”

作為興隆熱帶花園的董事長,鄭文泰的辦公室就是大自然。育苗、澆灌、巡視園區……這是鄭文泰每天都在做的事情。

“熱帶雨林的修復需要400年時間,我才花了20多年的時間,隻完成了一小步。”鄭文泰說,“現在,國家越來越重視生態環境的保護,我很高興。一個人的力量遠遠不夠,希望未來有更多的人關注生態保護。”(記者 李嘉寶)

(責編:段晨茜、閆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