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華僑華人研究>>學術研討
【“華僑華人與改革開放40周年”征文選登】非洲援建 大愛無疆
2018年12月26日13:34  來源:中國僑聯

中國僑聯“華僑華人與改革開放40周年”征文選登

編者按——1978年,中國歷史翻開了不平凡的一頁。十一屆三中全會確立了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和改革開放的戰略決策,吹響了中國經濟騰飛和民族復興的進軍號角。時至2018年,改革開放走過了40年偉大征程。40年來,神州大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中華民族實現了深遠意義的偉大轉折。在40年改革開放歷程中,歸僑僑眷和海外僑胞始終與祖籍國同頻共振,息息相通,發揮了獨特的優勢,做出了積極的貢獻,有力地推動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偉大進程。為展示廣大歸僑僑眷和海外僑胞與改革開放同行過程中的個人經歷與家國情懷,中國僑聯開展 “華僑華人與改革開放40周年”主題征文活動,在歸僑僑眷和海外僑胞中引起了熱烈的反響,大家踴躍參與,積極投稿,講述個人親歷親為的海外求學、回國發展、投資興業、為僑服務等歷程。現選出部分優秀征文發布,以展現華僑華人與中國改革開放互動交融的豐富歷史畫卷,以此紀念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

2011年楊剛在美國千年發展基金資助的加納北部省某公路項目審計時留影

非洲援建 大愛無疆

楊剛

2009年7月,我剛剛走出大學校門,就懷著無比忐忑的心情,踏上去往非洲工作這條漫漫長路。沒想到一去就是近十年。十年來,感觸頗多,現借紙筆向遠在家鄉的親人朋友訴說一點我的親身經歷和感受。

畢業那年,我23歲,中南財大會計系畢業,應聘到北京一家公司工作。剛工作不久,公司接到去非洲援建工程項目的任務,由於我懂財務會英語,公司安排我隨工程組人員一起遠赴非洲加納,參加項目援建工作。我思前想后,與遠在湖北老家的父母商量,當時爺爺正值病重期間,十分猶豫是不是要隨工程隊一起去加納工作。經過再三考慮,我隨公司的其他員工一行六人來到遠在萬裡之外的加納。

加納是非洲西部的一個小國家,面積23.85萬平方公裡,總人口2700萬,境內東毗多哥,南瀕大西洋,地形南北長、東西窄,大部分地區為平原。加納以農業為主,經濟條件相對比較落后,境內以黃金、可可和木材三大傳統出口產品為經濟支柱。2007年,加納發現石油資源並實現商業開採后,才進入中等偏低收入國家行列。

當時,我所在的中昊海外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和其他幾家中國公司一樣,憑著幾套設備和幾個連英語都不會講的中國員工,在萬裡之遙的西非闖蕩。我們坐了24小時的飛機,第一次踏上加納這片土地,心情還是非常激動。出了首都阿克拉機場不遠,眼前是遍地的黃土路、低矮的平房和馬路上川流不息的黑色肌膚人群。周圍的一切都是那麼地陌生,仿佛來到另一個世界,心一下子沉到無底的深淵,未來一片茫然。這裡經濟條件比較差,基礎設施落后,主要靠外國援助資金支持當地的基礎設施建設和開發。我所在的公司共有派遣員工50人,主要從事國際援助工程項目建設以及當地市政工程承包工作,我主要負責翻譯和會計核算等工作。

來不及在阿克拉游玩,來不及欣賞沙漠林莽和成群的猛獸,短暫停留幾天后,我們便迅速趕赴項目工程部,一個西北部邊陲小鎮蘇亞尼。這裡氣候宜人,植被豐富,當地人民熱情,只是語言不通,日常工作和生活要靠僅會的一點英語和手舞足蹈的比畫,才能正常交流。

我們負責的水資源和健康援助項目,主要是為加納西北的布朗省打300眼水井。加納屬熱帶雨林氣候,4月至9月為雨季,11月至翌年4月為旱季。各地降雨量差別很大,西南部平均年降雨量2000多毫米,北部地區為1000多毫米。我們所處的地區在加納西北部,當地一到雨季降水量豐富,然而旱季經常一兩個月才下一場雨,季節性河流到了旱季就會斷流,但植被發達,地下水資源豐富。經測算,一口深井能滿足一個村子的日常生活用水。

項目開工了。白天我們和當地工人一起上工地工作,晚上我們回到營地,自己動手用當地能買到的土豆、番茄、洋蔥、牛肉、羊肉等,做上一頓中國味的飯菜,吃完飯便聚在一起聊天。生活單調,枯燥無味,沒有其他娛樂活動。停電更是家常便飯,每天很早便關了發電機睡覺,天剛蒙蒙亮就起來簡單梳洗,吃完早餐趕赴工地。生活日復一日,雖然單調但還充實,沒有在國內時想象的那樣舒服和享受,每每跟家裡報平安總是說這裡很好,工作很輕鬆,擔心遠在天邊的父母親為我操心太多。

楊剛在加納首都某城市排污項目現場陪同世界銀行代表在開工典禮時視察現場

記得剛來時,這裡通信設備和信號都不是很好。那時候還沒有微信,但可以用手機往國內打電話,不像早些年靠書信往來,一個來回就得兩個月。隻不過信號很不穩定,每到一個地方,得拿著手機到處找信號,轉來轉去就為找一個信號強的點,經常要爬到特定的一棵樹上,打完電話下來,換另一個同事上去打。

蘇亞尼地區的人民對我們很友好。白天我們在工地上干活,當地老鄉用手推車運來整車的橘子,送給我們吃。每隔幾天,又有人送雞、羊過來給我們。雖然語言表達不通,但那一張張笑臉、一股子的熱乎勁兒,著實讓我們很感動,我們也深受鼓舞。身在異國他鄉,不同的國度,不同的種族,不同的語言,但有同樣的熱情和愛心。他們把我們當朋友、當親人。有時在路上車壞了,馬上就有路過的老鄉來幫忙把車推回營地,或者主動幫我們修理好。

我們每輾轉到一個新的打井點,當地小孩就一窩蜂地圍上來,看到我們這些黃皮膚的人十分興奮。在我們面前手舞足蹈表演中國功夫,嘴裡喊著“師傅!師傅!”我后來才知道,當地的電視裡經常播放中國20世紀八九十年代的功夫電影,他們居然也十分喜歡李小龍、成龍、李連杰這些功夫明星。

隨著時間的推移,與當地人或是外國人交流也越來越多。了解了當地人的風俗習慣和宗教信仰。了解了一些國外公司在加納的工程地點和項目部,常常友好往來,親密無間。鎮子上有一家古巴援建的醫院,幾個古巴大夫經常邀請我們一起聚會,他們愛喝酒,不過他們的生活補貼非常少,手頭很拮據,以至於經常來我們這裡蹭酒喝,給我們講他們的生活,講述在這裡遇到的各種趣事兒,那是一段很愉快的時光。

那時候,最稀有的東西大概就是中國調料了。在加納隻有首都阿克拉一家中國超市有賣,每次有人從國內過來,必定帶上幾包八角、桂皮、花椒等大料。慢慢地,我們幾個大老爺們都成了烹飪高手,把當地的各種食材,做成一道道美味的飯菜,成了生活中的一大樂趣。有時,我們也請當地人來我們中國駐地吃飯,也請外國援建公司的人來一起喝酒,我們雖然膚色不同,但我們親如兄弟姐妹。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個又一個村子用上了深井水。每當我們開車經過村子口,看著成群結隊的婦女孩子,頂著盆和桶在井台邊打水嬉鬧的場景,看著他們那樣開心的樣子,我們都莫名地高興,我們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有意義的,我們的苦沒有白吃。

楊剛(左一)陪同聯合國艾防署駐中國和加納的代表們參加時任加納國務部長主持的晚宴時與部長握手

生活不是隻有平靜和歡樂,在國外生活有苦也有樂,有驚也有喜。我們曾經歷過一次武裝搶劫,現在想起來還有點害怕,這個事我從未向家裡親人們提起過。第二個雨季的一天傍晚,當時我們剛吃過晚飯,幾個同事在各自房裡休息,我在廁所蹲馬桶,突然聽見一個同事哇哇大叫:“搶劫啦!搶劫啦!”我意識到情況不對,馬上把廁所門反鎖,但不一會門突然被一腳踹開,一個大漢手持一根鋼管闖了進來。我下意識地突然站起來,頭碰到鋼管上,痛得我大叫起來。沒想到把對方嚇得夠嗆,他馬上把我拉到房間坐下,抓了一把灰土就往我頭上抹,試圖給我止血,並大聲埋怨我為啥要站起來。此時,另外一個同事已在其他劫匪持槍威脅下打開了保險櫃,隨后那一伙劫匪拿上現金和一部手機迅速消失在夜色中,留下驚魂未定的我們。馬上就有鄰居過來詢問情況並報了警,我們好長時間才慢慢緩過神來。隨后的幾個月裡,那名被威脅過的同事時常在睡夢中驚醒,仿佛那場可怕經歷永遠揮之不去。

兩年以后,我們所負責的打井項目結束后,我回國休息度假,也曾有放棄的念頭。幾經輾轉反側,曾試圖在國內工作,照顧我的家人和孩子,但這裡還是讓我有些眷戀,還有同在異國他鄉的朋友同事和工友,所以又來到了這片曾經洒下青春汗水的非洲大地。

從2009年到2018年,我輾轉各個工程項目,甚至換過幾家工作單位,走遍了加納這個國家每一個角落,從最初的青春年少變成了今天的油膩大叔。身邊的同胞,從最開始隻能偶爾見到香港和台灣同胞,到現在隨時隨地能碰到來自五湖四海的中國人在這裡開礦,開餐館,開工廠,甚至在這裡生兒育女。從最初當地老百姓見到我們的陌生和驚奇,到現在的習以為常,和諧相處,我早已融入到西非這片神奇的土地。

中國與加納已建交58年,中加關系友好,發展順利。2017年中加貿易額達66.75億美元,位列全非洲第6位。加納對華出口達18.51億美元。中國對加納援助是發展性援助,希望通過援助能在改善加納基礎設施、增加加納發展動能方面發揮積極作用,為加納早日實現“超越援助”的目標貢獻力量。

近十年來,我身臨其境、親自見証了加納的發展。我作為一個中國公民能為西非這個小國家作點貢獻,實現我的人生價值也是值得的。我為中國驕傲!作為一名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積極響應祖國號召,遠赴非洲援建,在努力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共同促進全世界人民大團結,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過程中,憑借自己的雙手能為國貢獻,為國爭光,為非洲朋友帶來幸福和安全,我深感榮幸和自豪。

對家鄉的思念無處不在。雖然身邊的同胞時常在訴說著對祖國和家人的思念,但我能感覺到,故鄉和海外之間的界限在變得模糊,膚色之間的異同在不斷被相互認同。當然,祖國的日漸強大也在不斷強化我們海外僑胞在當地的地位,祖國的歷史和文化也在逐漸為世界人民所了解。

相信有一天,世界上的任何一個角落,都有我們華夏兒女的血液在那裡生根發芽,不斷融合,不斷煥發新的色彩。

(作者楊剛,2009年起赴非洲加納參加項目援建工作至今)

2011年楊剛在加納北部調研期間與村裡小孩合影

(責編:段晨茜、閆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