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華僑華人研究>>僑史掠影
畢生積蓄建立海外第一個漢學系 文盲農民成華人之光
2016年12月09日10:04  來源:中國僑聯

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雜家Misc”。

哥倫比亞大學,一所人盡皆知的頂尖名校。

丁龍,一個鮮為人知的卑微華工。

正是這個大字都不識幾個的無名華工,終生未娶,克勤克儉,卻將畢生積蓄盡數捐獻,隻為在哥倫畢業大學建起一個漢學研究系。

在華人飽受屈辱的年代裡,他首次帶領中華文化走進西方高等學府的課堂。

866906077

建立起了海外大學第一個漢學系,全球漢學界的“普利策獎”以他命名。

因為他,胡適、馬寅初等一眾中國學生才得以在美國大學中進修。

甚至驚動了千裡之外的慈禧太后、李鴻章,親自為他的“事業”捐助。

哥倫比亞大學副校長說:“他不是一個學者,不是一個將軍,不是一個重要的人物,他僅僅是眾多美國第一代華人移民中的一個,他捐出來的是錢,更重要的是貢獻了他的視野和理想。他所做的事在當今這個充滿沖突與對抗的世界裡,建立一種屬於我們自己的理解和對話的方式。”

689502446

丁龍

可惜,在浩瀚的歷史長河裡,他實在太過無名。

我們甚至不能確保,他究竟是叫“丁龍”、“田龍”或是“丁天龍”。

隻能從人們口耳相傳的細枝末節中,重現這位卑微華工偉大的事跡。

一百多年前的中國,內憂外患,風雨飄搖。

像那個年代裡許多背井離鄉的華工一樣,丁龍(Dean Lung)被當成“豬仔”販賣到美國。

當時的中國積貧積弱,華工在外飽受歧視、凌辱甚至虐待。

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在洛杉磯呆了一陣子之后,他成了將軍卡朋蒂埃的仆人。

1626756173

卡朋蒂埃

賀拉斯·沃拉普·卡朋蒂埃,一代美國大亨。哥倫比亞大學畢業以后,他借著“淘金熱”積累了大量財富,創辦加州銀行並自任總裁。

趁熱打鐵,卡朋蒂埃圈下一片處女地創建奧克蘭市並自任市長。學校、碼頭、防波堤,卡朋蒂埃將奧克蘭市建造得風生水起。

隨后,他又將土地交給中太平洋鐵路公司,以得到大量股票。就是在修建貫穿全美的太平洋鐵路時,卡朋蒂埃接觸了大量華工。而丁龍,就在這其中。

97107186

雄偉壯觀的太平洋鐵路是許多華工拿命換來的

但是生意場上再運籌帷幄,也不能掩蓋卡朋蒂埃脾氣暴躁得沒朋友的事實。

從加州國民自衛隊退役以后,卡朋蒂埃始終一個人獨居。

他喜好酗酒,生性謾罵,發起脾氣來,再多的仆人也作鳥獸散。

某個夜晚,他在酩酊大醉中解雇了丁龍,並要求他迅速離開。

次日清晨,當他在空無一人的大屋子裡醒來,才意識到自己又因情緒失控而波及他人,懊悔萬千。

望著冷清的家,卡朋蒂埃感到失落沮喪。

沒有想到的是,偶像劇般的情節出現了。

丁龍非但沒有被趕跑,還端著熱乎乎的早餐出現在卡朋蒂埃的面前。

卡朋蒂埃問丁龍為什麼不走,丁龍始終不善言辭,只是謹遵著孔老夫子的教誨:“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卡朋蒂埃以為丁龍受過古聖教訓,或是落魄他鄉的讀書人。沒想到丁龍家世代為農,皆不識字。聖人的話,只是口耳相傳。

目不識丁的一個農民也能在中國文化的熏陶下培養出這般寬厚仁慈的氣質來,他因此知曉了在世界東方那位遠古的聖人,並在心中暗下誓言:今后再不意氣用事、亂發脾氣。

595422563

丁龍

如果說卡朋蒂埃與初到洛杉磯的丁龍還是主仆關系的話,到后來隨著卡朋蒂埃前往紐約時,丁龍已成了他在曼哈頓住所中不可或缺的一員。或者說,最忠誠的兄弟與伙伴。

1900年,他們共同乘坐從中國返回紐約的郵輪。彼時的排華浪潮仍未減退,船艙中有人要求驅趕丁龍到下等艙去,卡朋蒂埃連忙出面,聲稱自己是丁龍的秘書,二人得以順利返回紐約。

為了感戴丁龍多年不離不棄,卡朋蒂埃願意傾盡所有幫助他實現一個夙願。

雖然是個文盲,丁龍也並非胸無大志,這位卑微的華人心中始終有個難以言說的願望。

在漫長的勞工歲月裡他省吃儉用,一分一分積攢下了畢生積蓄,打算捐獻給美國的著名大學開設漢學系,來研究祖國的深厚文化。

他想讓不了解中國的美國人能夠一探究竟,這背后的文化究竟有多麼博大精深。

一萬兩千美元,即使對於當時的中產階級而言,這也絕對不是一筆小數目。

天知道丁龍為了積攢這筆錢付出了多少血汗。

但在華人受盡屈辱的年代裡,丁龍的宏願又是多麼遙不可及。

8053249

哥倫比亞大學

好在他還有個土豪主人卡朋蒂埃在背后撐腰。

作為哥倫比亞大學的優秀校友及校董,卡朋蒂埃從威士忌和煙草賬單中省出十萬美元,捐獻給哥倫比亞大學。

他在給哥大校長的信中說道:“我以誠悅之心情將此獻予您去籌建一個中國語言、文學、宗教和法律的系﹔並願您以丁龍漢學講座教授為之命名。這筆捐贈是無條件的,唯一的條件是不必提及我的名字。但是我還想保留今后再追加贈款的權利……

1473340360

與此同時,丁龍也捐出他的畢生積蓄。信中簡單無他,隻有一句:“我在此寄上一萬兩千美元的支票作為貴校漢學研究的資助。”落款是:“一個中國人:丁龍。

367351530

丁龍寫給哥大校長的信

遺憾的是,對於這筆捐款,哥倫比亞大學並沒有欣然接受,反倒顯得猶疑不決。

一是他們質疑丁龍的身份:舉國反華的背景下,等級森嚴的名牌老校要接受一個無名華工的捐款必然會引發爭議。

二是盡管這並不算一筆小錢,但對於建立一個全新學術科系所需經費而言,還是相去甚遠。

1821955029

卡朋蒂埃急得跳腳,他再次給哥大校長致信:“丁龍不是一個神話,而是真人真事。在我有幸遇到的出身寒微但卻生性高貴的紳士中,如果真有那種生性善良、從不傷害別人的人,他就是一個。”

對於美國長期迫害華人的行徑,他也有話說:“我並不是中國人,也不是中國人的子孫,更不是在幫殘酷和落后的中國辯護,其統治者的罪惡使得它在行進途中蹣跚踉蹌、步履維艱。但現在看起來似乎應該是我們去更多地了解和關注住在東亞及其周邊島嶼上的那大約七億人的時候了。”

正如小說裡寫的那樣,當你下定決心要做一件事時,全世界的力量都會來幫助你。

卡朋蒂埃多次和哥大校長斡旋,先后捐出將近50萬美元及自己在紐約的住房。

這件事驚動了千裡之外的慈禧太后,當即捐贈了《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等五千多卷善本書。李鴻章、伍廷芳等人亦有所捐贈。

終於,哥大校長深受感動,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系就此成立,並以“丁龍漢學講座教授”為名全球甄選最為優秀最杰出的漢學家。

這當中有當代文化人類學之父,也有百科全書式的大家。

而這一段傳奇的建系歷程,皆出自那一位默默無聞,卻做出了巨大貢獻的中國仆人。

591155129

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系圖書館

這之后,卡朋蒂埃離世,丁龍也就此杳無音信。

沒有墓碑,沒有死亡証明,他像從未出現那樣,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中。以至於時至今日,我們仍沒能准確地說出,他的中文名究竟是“丁龍”、“田龍”、還是“丁天龍”。

這個古老民族的自覺者,深受著偉大文明的哺育和浸潤。

雖然他的力量渺小,卻以個體在海外漂泊的經歷,造就了一段彪炳史冊的傳奇。

即使大字不識,仍在華人備受屈辱的年代裡,讓中華文明出現在西方的課堂上,這是比知識分子還要知識分子的舉動。

2059905260

漢語橋

如今百年過去,曾經飽經憂患的國度崛起,終於也開始向外輸出文化。

但願人們口耳相傳間仍能記得,這位在海外大學建立第一個漢學系的普通華工。


參考:

1.紀錄片:央視網華人世界《尋找失蹤103年的“丁龍”》.

2.《丁龍:一個出身卑微的華工,創建美國大學裡第一個中文系》.歐洲時報網.2016-3-3.

3.[美]王海龍.《一個中國勞工與美國哥大東亞系》.《光明日報》.201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