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華僑華人研究>>僑史掠影
葉飛與他的菲律賓家庭
2016年05月13日09:40  來源:中國僑聯

葉飛將軍素以驍勇善戰著稱,被稱為三野“悍將”。而因葉將軍出生在菲律賓,又有“跨國將軍”的名號。

生在菲律賓 五歲回祖國

葉飛1914年出生於菲律賓奎鬆省地亞望鎮。他的父親葉蓀衛是中國人,母親麥爾卡托是菲律賓人。葉蓀衛出生於福建省南安縣金淘鄉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像其他人一樣,成親后就把新娘留在家裡,孤身一人下了南洋,他到達菲律賓的時間應該是1900年。奎鬆省地亞望鎮的周圍是一大片椰林,華人很少。葉蓀衛在這裡幫人收椰子,認識並深深地愛上了麥爾卡托小姐。麥爾卡托家在地亞望鎮雖不是什麼豪門望族,但也是一個殷實人家。葉蓀衛是貧窮的,沒有護照,頂了“迪翁戈”的名字生活。麥小姐當時隻有15歲,長得相當漂亮。兩人相愛后就面臨著結婚的問題。但是這個婚姻有一些明顯的障礙:比如當時華人如果和菲土著人結婚是被同胞看不起的﹔而且麥爾卡托家是天主教徒,不能與異教徒通婚。於是葉蓀衛下了決心,他接受了洗禮,入了天主教,並入贅麥家。唯一的一個條件是:為了對得起祖先和家鄉的發妻,他必須將頭兩個兒子送回老家,其他的孩子可以入菲律賓籍。婚后,兩個兒子先后落地,老大葉啟存,老二葉啟亨,就是葉飛。葉飛5歲時,葉蓀衛遵守以前的承諾,帶著兩個兒子回到家鄉,這是在1919年,他離家已經近20年了。

走上革命路 難見母親面

1928年,14歲的葉飛先參加了中共地下黨,一年后發展了哥哥,一起走上了革命道路。哥哥葉啟存的命運很曲折,由於性格單純,疾惡如仇,在組織裡看到一些不良現象就一氣之下脫離了革命,后經葉飛說服重新為黨工作。葉啟存在上世紀30年代后期被國民黨殺害。

1932年,葉飛在廈門被俘,由於沒有暴露真實身份,僅以“年幼無知,誤入歧途”的罪名判刑一年。當時按菲法律,葉飛應屬菲籍,家中父母不知費了多少周折,終使菲律賓政府同意出面引渡葉飛。但是麥爾卡托仍然不放心,親自坐船到中國來接兒子。當母親到達香港時,葉飛已經刑滿出獄。葉飛很快與黨組織接上關系,作為職業革命家,一切都得聽從黨的安排,個人的一切早已置之度外了。葉飛克制住對母親的思念和愧疚之心,給母親發了一封電報,說自己到日本去留學了,請母親放心回國。1933年,葉飛被派到閩東,領導那裡的游擊隊,建立蘇區,從此開始了革命的戎馬生涯。

妹妹來求助 哥哥好為難

新中國成立后,由於中國與菲律賓沒有外交關系,葉飛無法直接與母親聯系。但是他還是通過關系把三弟葉啟東接回國內學習,在國內成家立業,啟東后來成為葉飛與菲律賓家裡聯系的渠道。上世紀60年代,母親去世,家鄉的朋友寫信描寫了送葬的情形,說雖然下著雨,但送葬的群眾達兩百多人。后來,妹妹愛瑪給葉飛寫信,說家裡生活困難,碾米廠面臨倒閉,希望哥哥能寄一些錢回去,幫助渡過難關。這在愛瑪來說是很正常的事,媽媽不在了,有了困難當然找哥哥。但是對葉飛來說,卻是一件十分為難的事。從參加革命的那一天起,葉飛就與家庭斷絕了經濟關系,作為一個共產黨員,碾米廠再小,也是資本家的產業,資助資本家是一個原則問題,葉飛是決不會做的。但作為兄長,又不能不管,考慮再三,葉飛給愛瑪回了一封信,說明自己的情況和態度,表示如果弟妹願意回國,他可以負責他們的生活。此信一去,愛瑪再也沒回信,當然,愛瑪怎麼能理解呢。后來聽說愛瑪去做女佣,給人家當管家,供養弟妹,並支持他們上大學。為此,愛瑪一輩子獨身,沒有建立自己的家庭。這件事葉飛一直挂在心頭。

“文革”期間,葉飛的海外關系成了一大罪狀。“四人幫”給葉飛加上了“裡通外國”的罪名。直到上世紀80年代初,在菲律賓華僑朋友的幫助下,弟妹們才第一次來到中國見自己的哥哥。他們都是菲籍,說英語和他加碌語,和哥哥交流要請翻譯幫忙。當年哥哥回國時,他們都還沒有出生,現在都是年過半百的老人了。大弟敦尼是家鄉的議員,二弟撒牙孜是木材商,最小的弟弟自己起了個中國名字:葉大興,他曾是菲律賓外交部的外交官,任過菲駐香港和洛杉磯的領事,辭職后定居洛杉磯,自己開了個律師行。小妹尼娜是個醫生,在教育部工作。尼娜早年曾寄過一張照片給葉飛,現在雖然老了,但模樣還能認出來。這次弟妹們在北京住了一周,到處看看。愛瑪哪裡也不想去,就願在哥哥家裡待著。弟妹們一致要求葉飛回菲律賓家中看看,葉飛同意了,但說明了自己是“公家人”,什麼時候回去要聽國家安排。葉飛也要求弟妹們經常回來,要他們的孩子們也回來,第二代也不要忘了他們的中國根。弟妹們這次回來明白了一件事:哥哥在中國是個大官,但沒有錢,和菲律賓的大官完全不一樣。因此,他們從來不向哥哥提有關經濟方面的要求,他們只是以有這樣一個了不起的哥哥而感到驕傲。

訪菲受款待 重回出生地

19891月,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的葉飛應菲律賓參議長沙隆加的邀請,率領中國全國人大代表團赴菲律賓訪問。這是他70年后首次回到這個生他養他的國度。葉飛向中央報告了自己在菲律賓的家庭情況,提出在訪菲期間為父母掃墓,以表示中國共產黨人並不背棄父母。中央同意了,並通知了菲方。菲律賓參眾兩院對葉飛來訪非常重視,做了特別安排。葉飛家鄉的政府找到了當年葉飛的出生証和受洗的登記記錄,並重修了葉飛父母的墓。中國駐菲律賓大使王英凡把葉飛的弟妹請到使館做客,並協助菲方安排了129日葉飛回鄉的全部活動。各新聞報刊都在顯著位置刊登介紹葉飛的文章和葉飛即將訪菲的消息。有意思的是,菲律賓人、華僑和菲華混血兒都把葉飛看做是他們的一分子,以葉飛引以為豪。

125日,葉飛率中國全國人大代表團赴菲律賓。菲方給予葉飛僅次於國家元首的禮遇。記者圍著葉飛,請他談談感想,葉飛說,“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未改鬢毛衰”,可我是連鄉音都不懂了啊。

129日,葉飛和女兒在王英凡大使夫婦的陪同下到距馬尼拉70公裡的地亞望鎮為父母掃墓並會見親友。地亞望鎮地處半山區,在漫山遍野的椰樹林中,風景十分美麗。葉飛一行先到二弟撒牙孜家。葉飛出生的故屋已經拆掉,隻有二弟還住在鎮裡,因此到二弟家就象征著回家。之后,一起前往墓地。那裡已經是人山人海,全鎮的人都出來了,還有不少從馬尼拉來的,都想親眼看看這個本地出生的中國將軍。葉飛身穿白色西服,帶領全家大小一起向父母的墓三鞠躬,並敬獻了一大束黃玫瑰。

地亞望鎮有一個西班牙庄園,是一個旅游點。掃墓結束,葉飛到這裡休息。老板請他到一個竹樓坐坐,喝點飲料。葉飛問,有沒有新鮮椰汁?老板心領神會,馬上去拿來幾個新鮮椰子,開了個口,遞給葉飛。葉飛用吸管深深地吸了一口,笑著說,這下找到回家的感覺了。

葉飛對菲律賓的訪問引起了轟動,他成了在菲律賓知名度很高的象征中菲友誼的中國領導人。1999418日,葉飛在北京病逝。菲律賓駐華大使向葉飛的家屬轉達了菲律賓參、眾兩院議長的問候,高度評價葉飛對增進中菲兩國關系所作出的貢獻。地亞望鎮理事會通過決議,把鎮中心公園命名為“葉飛將軍紀念公園”。菲華商會出資在公園裡豎立葉飛將軍紀念銅像,並捐贈了第2000個職業學校,這個學校被命名為“葉飛學校”。

轉載自微信公眾號:世紀歷史

來源:人民政協報 作者:葉葳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