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華僑華人研究>>僑史掠影
中國抗戰電影在新加坡的傳播及影響——以《南洋商報》為中心的研究(上)
2017年01月06日10:21  來源:中國僑聯

作者:徐文明,上海大學上海電影學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為中國電影史、亞洲電影﹔唐麗娟,上海大學上海電影學院2014 級電影學碩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為中國電影史。

本文載於2016年第4期《華僑華人歷史研究》,注釋從略,有刪節。

 

1931 —1945 年間中國抗日戰爭影片的制作和傳播,不僅局限於中國本土,還擴散到了新加坡等南洋地區,在廣大華僑海外聚居區產生了重要影響。本文立足抗戰時期新加坡最具影響力的報紙《南洋商報》,通過對《南洋商報》刊載抗戰電影傳播史料的整理和分析,梳理自1937 年中國抗戰全面爆發至1942 年新加坡淪陷這段時間內,中國抗戰電影在新加坡的傳播過程、中國抗戰電影在新加坡的接受及產生的深刻影響,並以此透視和呈現中華民族全民族抗戰的時代文化景觀。

 

 

 

31nysb

《南洋商報》 圖片來自網絡

 

一、不可阻擋的存在:中國抗戰電影在新加坡的引入及抗戰愛國宣傳

 

1931 年中國局部抗戰爆發以后,中國制作了一批反映中國人民抗日斗爭的紀錄片和故事片。遠在南洋新加坡的華僑對祖國遭受的苦難與蹂躪給予高度關注。他們迫切希望了解祖國軍民抗戰的最新動態,希冀自己能夠融入抗戰,為抗日貢獻自己的力量。抗戰爆發之初,因南洋地區許多國家仍處於被殖民統治的地位,西方殖民統治者出於殖民統治管理和維護自身利益需要,對中國抗戰電影採取較嚴格的審查管理,致使中國最早一批抗戰電影在南洋地區處境艱難。

 

1933 年,新加坡《南洋商報》曾載文稱:“當中日戰事發生時,上海各制片公司曾各冒著險,於槍林彈雨中,攝取戰地新聞片,可是這種片到英屬來,無一可得准映。”1937 年中國抗戰全面爆發后,隨著國際時局的變化,講述中國抗戰風雲的紀錄片、故事片在南洋的處境得以改善,但仍有許多紀錄片受到嚴格審查,遭到禁映。根據1939 年新加坡《南洋商報》的報道,在1938 年10 月1 日至12 月31 日期間,新加坡電影片檢查司共檢查禁映了16 部影片。而在被禁的16 部影片中,直接講述中國抗戰風雲的影片就達10 部之多。這些影片被禁的理由主要有兩類:一是被認定為“宣傳”,二是被認定為“政治”。

 

盡管如此,廣大華僑觀眾對中國抗戰電影懷有熱切期待,加之新加坡電影發行公司的不懈努力,經過與殖民統治者的博弈,還是有一大批中國抗戰電影以頑強的生命力,突破電影檢查的封鎖進入新加坡。

 

(一)抗戰故事片在新加坡的引進

 

在中國抗戰影片引進新加坡的過程中,以邵仁枚、邵逸夫為代表的邵氏兄弟扮演了重要角色。邵氏兄弟自20 世紀20 年代即在新加坡從事電影發行放映,邵氏兄弟公司所具有的上海、新加坡雙重背景,濃縮了廣大新加坡僑胞的跨地性文化身份特質。抗戰全面爆發后,由邵仁枚、邵逸夫主掌的邵氏兄弟公司成為抗戰電影進入新加坡的重要力量。

 

1938 年,邵氏兄弟公司引進了國防影片《壯志凌雲》,這部由上海新華影業公司出品、反映中國北方農民奮起反抗入侵者的影片,受到邵氏兄弟公司的重視,公司為該片進行了精心的宣傳。

 

 

 

29381f30e924b8996d781aae6c061d950b7bf6e4

1936年,電影《壯志凌雲》由吳永剛導演,上海新華影業公司出品。 圖片來自網絡

 

影片正式公映前,邵氏兄弟誠邀新加坡文化界人士前往觀看試映,邵氏兄弟公司還在《南洋商報》上發布招待新加坡文化界試映《壯志凌雲》的啟事,明確表達了支持民族抗戰的決心。該啟事稱:“敝公司因鑒國難當頭,欲盡力中華民族構成動員救亡之責,最近特不惜巨資,購買上海新華影片公司出品意識正確之國防電影《壯志凌雲》影片一部,藉以激發僑胞,查是片內容救亡煽動性十分強烈,竟蒙本坡驗片局絲毫不剪予以通過,是刻為要求本坡文化界對是片之正確批評,於二月廿七日(星期日)上午十時在皇宮戲院先行招待文化界人士試映。”

 

1938 年,由中央軍事委員會監制、中國電影制片廠出品的影片《熱血忠魂》被引進新加坡,該片在新加坡受到較高重視,1938 年7 月11 日《南洋商報晚版》用整版篇幅刊登該片多幅劇照。影片引進新加坡后,電影引進方和出品方做了大量廣告,影片出品方中國電影制片廠在報紙廣告中介紹了該廠在“八·一三”后的電影生產狀況,並大力推介《熱血忠魂》的不俗價值。其廣告稱:“中國電影制片廠於‘八·一三’后,即著手拍攝抗戰影片,先后完成四部抗戰特輯,五部抗戰標語卡通,兩部抗戰歌集,及一切新聞和一部花去一年半的時間所拍攝的《熱血忠魂》,概以實地戰場作背景…… 劇情寫敵寇之種種奸淫殺掠,我志士之棄家效國,以血肉守御河山,英烈悲壯令人聲淚俱下,為抗戰影片中之一部杰出,亦為一部較有意義的宣傳作品,全部緊張有令人血液怒沸之慨。”

 

 

 

s2601620

影片《熱血忠魂》 圖片來自豆瓣

 

1939 年,聯華影業公司出品的國防電影《狼山喋血記》進入新加坡公映,影片的寓言性話語表達,受到新加坡評論界的重視。此后,有越來越多的抗戰故事片進入新加坡。1941 年,中國影業聯營公司總經理羅明佑親自攜帶故事片《白雲故鄉》赴新加坡。該片於1941 年除夕夜在新加坡公映,新加坡華僑伴隨《白雲故鄉》講述的抗戰故事度過了1941 年新春,影片的廣州、香港背景,華僑青年回國服務之悲壯事跡,都讓新加坡觀眾產生了深刻的文化共鳴。1941 年,中國電影制片廠出品影片《火的洗禮》被中國影業聯營公司引進新加坡,經羅明佑精心策劃,影片被安排在當年7 月7 日公映,成為新加坡民眾紀念七•七抗戰爆發四周年的重要活動。

 

 

 

2934349b033b5bb50a08857535d3d539b700bc5a

影片《狼山喋血記》廣告 圖片來自網絡

 

(二)抗戰新聞、紀錄片在新加坡的傳播

 

不僅抗戰故事片受到新加坡觀眾的歡迎,抗戰新聞、紀錄電影等具有強烈實錄色彩的影片也受到新加坡電影片商和觀眾的青睞。邵氏兄弟公司作為抗戰影片引進新加坡的主力,曾引進不少抗戰紀錄影片,其中,邵氏兄弟公司在1938 年引進了由中國青年攝影社赴陝甘寧邊區拍攝的抗戰實錄電影《中國救亡軍》。該片聚焦中國共產黨在陝甘寧地區的抗日斗爭生活,對於前線勇士與抗大男女員生參加救亡工作之實際歷況,描述甚詳,“其中尤以毛澤東氏及諸第八路軍軍政重要人員英姿之影,最為可貴,軍隊之苦干情況,抗大學員之堅忍努力,更令視者興無限之振奮,誠抗戰期中一不可多得之現實寫作也雲。”通過該片,在陝甘寧地區領導中國人民抗日的毛澤東等中國共產黨人及抗日軍政大學、延安魯藝生活等內容呈現於新加坡電影觀眾面前,讓新加坡觀眾了解了陝甘寧地區抗日軍民生活的狀況。

 

除通過銀幕呈現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陝甘寧地區抗日斗爭生活外,中國其他區域的抗日戰爭重要事件也通過紀錄片被介紹給新加坡華僑觀眾。其中,1938 年7 月,中央攝影場出品的《台兒庄大血戰》(邵氏兄弟公司引進)和中國電影制片廠的影片《台兒庄殲滅戰》先后在新加坡公映。這兩部作品皆聚焦中國抗戰中取得的台兒庄大捷,電影公司為兩部影片做了熱情宣傳。邵氏兄弟公司在為《台兒庄大血戰》所做的宣傳中如是描述:“戰事實錄影片,是粉碎暴敵侵略迷夢,創百年來最大勝仗之台兒庄血戰,亦即我們中華民族最光榮的戰績。”通過紀錄片的影像,台兒庄戰役作為抗戰期間中國軍隊取得的重大勝利被廣大新加坡華僑所熟知。

 

此后,又有大批紀錄片進入新加坡。其中,中央電影攝影場出品的抗戰影片《抗戰中國》被遠東影業公司引進新加坡。《抗戰中國》被冠以“最偉大最壯烈抗戰實錄巨片”,在新加坡展開了強力宣傳,進行了大規模放映。《抗戰中國》於1938 年10 月被引進新加坡,這部影片1938 年10 月25 日在新加坡首映時,南僑總會主席陳嘉庚攜該會常務委員兼財務主任李振殿等人親往觀看該片,“陳氏對於片中表現之抗戰事實,深致好評”。陳嘉庚在南洋擁有極高的社會聲望,他對《抗戰中國》的好評,此后不斷出現在該片的宣傳活動中,這部影片在新加坡及整個南洋地區獲得廣泛關注,觀眾紛紛前往觀看該片。

 

1940 年,新加坡中華影片公司發行中央攝影場出品的《保衛中華》新聞片,該片於1940 年3 月15 日下午三時假座小坡光華戲院試映,影片講述廣西軍隊、后方難童教養等內容,“在在均足以表現中華民族艱苦卓絕之偉大精神,尤其廣西省女軍人,出發前線,共同殺敵,英氣凜然,而林主席出巡粵桂湘贛諸省,為各地官民熱烈歡迎,及蔣委員長廣播國民精神總動員等訓詞,其場面均甚偉大雲。”

 

除電影公司層面的影片引入和影界從業者攜帶影片赴新加坡外,1938 —1942 年,也有經由民間團體攜片前來傳播抗戰風雲的方式。1940 年8 月,帶有民間性質的中國回教南洋訪問團赴南洋訪問。中央政府借此難得機會,委托其攜帶影片南下宣傳抗日。此次南洋訪問團帶到新加坡的有紀錄片《勝利的前奏》及《黃自遺作》等作品。這些影片抵達新加坡后,先在新加坡小坡同樂戲院放映了半夜場,隨后在新加坡進行廣泛放映,受到新加坡華僑的歡迎。

(未完待續)